第三章虎口中救了她

没有人回应他,斗鸡眼便狠狠啐了一口,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便走了上去。

蓝茉儿半眯着眸子,见那大红色摩托,恍惚间,她想起公交车上的惊鸿一瞥,会不会是那人?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拼命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啧啧,这摩托是个贵价货,有钱人?怎么,想学人家英雄救美啊?别逞能了,小心我废了你,赶紧滚!”斗鸡眼凶残地叫嚣着,嘴里骂骂咧咧的,一点也没有收敛的意思。

“……我只是恰好路过。”良久,男人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语气里听不出半点情绪。

蓝茉儿的心猛然一沉,她以为那人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也不能怪人家,单枪匹马,赤手空拳,不仅救不了自己,保不住还要挨一顿毒打。

“哈哈,算你识相,那还不滚!”斗鸡眼邪佞地狂笑着。

“但是……”男人陡然变了脸色,将声音拉得悠长,“看到你们这群猖獗的人渣,就想顺便掰断你们的爪子,反正也耽误不了几分钟。”

话音刚落,男人便一掌横劈了下来,干净利落地扇在了斗鸡眼的脸颊。

斗鸡眼愣了愣,还没缓过神来,就觉得满天星斗绕着自己转圈。

“你的眼神果然不太好。”男人嗤笑一声。

“你你你——”

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斗鸡眼恼羞成怒地抡起棍子,想砸下去,岂料男人轻巧避过,然后稳稳扣住斗鸡眼的手腕,用力折断,再一脚将他横扫在地,动作一气呵成。

“咯嘣——”似乎有小骨头生生碎裂的声音。

“啊!”杀猪般惨叫,“你给我等着,下次再见到你,非拆了你重组一遍!”斗鸡眼狠戾地撂下一句,连滚带爬地跑了。

还呆立在原地的两人见势不妙,也都松开桎梏蓝茉儿的手,落荒而逃。

得了自由,蓝茉儿脸色煞白,吓傻了一般瘫软在地,双手颤抖地抱住双膝,蜷缩成刺猬状。

刚才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自己肯定被这些禽兽玷污了,此刻,她才觉得悸怕,似乎身上还残留着那几只毛毛手,恐惧感突然传至四肢百骸,乃至神经末梢,最后将她兜头湮没。

远处的摩托车熄了火,男人疾步走上前,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蓝茉儿有些颤抖地抬起头,清冷的月光下,正有一人抱着手臂俯睨自己,星眸微眯,薄唇轻勾。

冷酷的咖啡色皮衣,里面半敞着白色衬衫,可不就是昨天电梯里的那人么?

她眉心一蹙,又迅速垂下了头。

“怎么,不认识了?”男人挑眉,似怒,似笑。

不知为何,蓝茉儿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就算刚才被流氓轻薄,她都没有哭,这会,泪水却再也抑制不住,扑簌扑簌往下落,今晚的家教是做不成了,还是先回家吧,她裹紧撕碎的衣服,懊丧地起身,准备离开。

“一声不吭往哪去?连声谢谢都没有?”男人脸色铁青,在她身后嚷着。

蓝茉儿突然回身,双瞳如火,“电梯里我也救了你,扯平了。”

“喂,你怎么这样,忘恩负义!”男人三两步追上去,扯住她的胳膊。

靠之,枉他阅女无数,像这样恶劣的女人还是头一遭遇到,扯平?瞧瞧,这是人说的话么?

“好,谢谢。请你别再跟着我。”

男人愣住,眼角生生一抽,脸色更加难看:“就这样?没下文了?”几乎是咬牙切齿。

“那还要怎样,以身相许吗?”蓝茉儿一双冰晶般的眼睛透着冷漠。

“如果你想,我倒是不介意。”男人突然薄唇一勾。

“做梦。”

男人的脸又黑了,勾魂的眸子凝着冰魄般的寒意,冰凉入骨,想跟他春风一度的女人数不胜数,他还从未在女人面前受到如此的冷待。

薄唇邪气一挑,男人忽然揽住蓝茉儿的盈盈纤腰,白皙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头一低,狠狠吻上她可恶的嫣唇,动作一气呵成,快得让人无法反应,毫无章法地啃咬,像是惩罚,急如骤雨,来势汹汹。

“唔唔……”蓝茉儿眼睛瞪如铜铃,双手不停抗拒,却被死死夹在两人身体的缝隙之中,无法动弹。

刚刚被流氓扯碎了衣服,这会又被这家伙强吻,都一路货色!

她羞愤地抬起膝盖,狠狠撞向他的胯下,可男人反应极快,利落地抓起那只差点让他断子绝孙的大腿。

“不就是亲一下,又不会怀孕,怕什么。”他移开薄唇,半眯了眼睛,勾起一抹慵懒的笑。

“你!”蓝茉儿咬牙,使劲擦了擦唇角,冷眸怒瞪。

男人轻扬着俊眉,微微一笑。

她的脸颊洁白如雪,又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不知是羞还是怒,煞是可爱,那领口处一片酥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的两团浑圆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幽香,男人突然觉得一股血气上涌,轰然一声就冲到了头顶。

“啊!!!”惊叫声在夜色中飘远,蓝茉儿羞得面红耳赤,急忙捂住衣领,撒腿就跑。

“我不是故意看……哎,你别跑啊。”男人挠了一下头皮,追着问,“你就这样满大街乱跑?家住哪里,我载你回去,哎,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烦死了,别跟着我行不行?”蓝茉儿紧捂着耳朵,茫然地走在深幽的夜幕中。

男人的脚步声嘎然而止,受伤地怔在原地,他这是哪根筋搭错了,明明人家不待见自己,却还傻不拉叽地追上去。

他这是疯了才会来救她,本来已经调整好状态,赛车可以稳拿第一,却在半路上看见她坐在公交车窗口,清清冷冷的目光,跟昨天电梯里俏皮的摸样截然不同,也不知怎么的,他鬼使神差般心慌了,谁唤他都不理,最后干脆车头一调,顺着公交线找她去了。

今天所有人都问他怎么了,鬼才知道!

他是个只手遮天的商业大亨,必须谨言慎行,一旦惹出事端,必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可他刚刚还是为了一个女人动了手。

蓝茉儿悄悄往后一看,心里不禁苦涩翻涌,古亦宸两手插着裤兜,正垂着头离开。她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可她这样的狼狈,真的好丢人,她只想一个人藏起来,鸵鸟一样,不让人打扰。

夜凉如水,灯影绰绰,她瑟缩在绿化带的灌木边给当家教那家打了个电话,说临时有事去不了,寒风灌入口鼻,她觉得自己的肺都隐隐刺痛。

“伍哥,就是那妞!”

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糟了,是那个斗鸡眼的声音!

蓝茉儿大惊,刚想跑,可因为蜷得太久,腿脚一麻一拐,差点踉跄地扑倒在地,再站稳身子时,手臂已被人粗暴地攥住。

她冰瞳一瞄,只见这伙人里有先前轻薄自己的那三人,估摸着是吃瘪后回去找帮凶了,她这才追悔莫及,不该说那样忘恩负义的话气走他,至少凭他的三脚猫功夫,可以勉强应付一下。

“哟呵,怎么落单了,刚那兔崽子哪去了?!”斗鸡眼咬牙切齿地问,因为被折断了手指,他疼得面目扭曲,诡异而阴霾。

“警察!”蓝茉儿忽地往远处一指。

“啊——”斗鸡眼下意识地调头一看,还是有一个颤抖的音节逸出齿缝。

果然,他们还是怕警察的,蓝茉儿趁机往一侧开溜,可那几个民工早截住了路口,恐怕只有飞天遁地的本事才能逃脱,难道今晚是在劫难逃?

“敢耍老子,草,非给你点颜色看看不可……”斗鸡眼一把卡住蓝茉儿的细嫩脖子,强迫她正视自己狰狞地面孔。

然后,一个充斥着怪异香气的手绢捂上了她的口鼻。

“有种冲我来,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算什么男人。”泫寒清冷的声音。

巷子尽头,一个身影站在那里,子夜般的双瞳被月色染得晶莹剔透。

蓝茉儿艰难地侧目,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她以为他早扔下自己走了,却不料他还是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这男人怎么每次出场,都如钻石般耀眼……

“放开这女人。”那被唤作伍哥的男人吩咐了一声,寒凉的夜晚,他只穿着迷彩背心,结实的肱二头肌一览无余,眼睛里布满了嗜血的光芒,他不屑地问斗鸡眼,“你们就是被这小子给做了?”

斗鸡眼一把推开蓝茉儿,闷闷地回答:“伍哥,别给他的外表给迷惑了,他身手可是极好……”

“咳咳……”气若游丝的蓝茉儿剧烈地咳嗽着,双手本能地捂住自己的喉咙,呼吸这才慢慢顺畅,估计再被掐几秒,就要一命呜呼了。

可是,身子突然有一股燥热翻涌而来。

“有意思,那我可要好好领教一番。”伍哥嗤声哼了哼,活动了一下筋骨,掰着指关节走过去,他可是混了几十年健身房的狠手。

“是么?我无限期待中。”古亦宸挑唇一笑,语气不冷不热,不紧不慢,却像极了地狱深渊的魔音。

“哈哈……”伍哥对着苍穹癫狂大笑,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自不量力的人,“有遗言吗?”

“没有。”古亦宸一副泰然自若的摸样,“因为死的只会是你们。”

伍哥的笑声愈加狂放,铁拳划过劲风,朝着古亦宸的头部砸过去,且快且很。

“不要——快住手!”蓝茉儿惊恐地叫喊。

可一切已经来不及,古亦宸纹丝不动地站在那,挨了这一拳,并没有躲闪的意思,那伍哥一愣,错愕地问:“你不知道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