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误踩雷区

“啧啧……”蓝茉儿连声惊叹,她还是头一次目睹这样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特别是这个装饰华丽的水晶电梯!

可是她就纳闷了,旁边的电梯简直人满为患,为啥子不乘坐这部呢?

小妮子无奈地望了一眼与旁边那个电梯“浴血奋战”的一群上班族,然后堂而皇之地踏进眼前这部。

奇怪,为啥子他们用惊恐万状的眼神瞧自己?

不管了,面试要紧,蓝茉儿急忙摁着电梯开关,可是电梯似乎要跟自己作对似的,就是不关!

不会失灵了吧,某妮子气急败坏地拍着电梯按钮,这时,一个身着钛灰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蓝茉儿下意识地望过去,只觉得眸光一亮,好英俊啊!看样子顶多二十五岁,蓄着一头短发,刀凿般棱角分明的五官,配着一双稀世罕见的琥珀色瞳仁,整个人堪比谪仙,高不可攀。

男人一步跨了进来,深邃的眼睛上下打量了蓝茉儿一番,让人望而生畏。

“这个电梯……似乎有问题……”蓝茉儿结结巴巴地说,心头突然千万只小鹿蹦跶而过。

囧,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见到帅哥,竟然还有少女怀春般的羞涩。

男人的唇畔勾着一抹兴味的笑意,长指快速输入一串数字,然后按下60楼。

什么嘛,这电梯肯定是个势利眼!

蓝茉儿撇撇唇,急忙敛回目光,往一角靠了靠,可从电梯的反光镜壁里看到,男人那双鹰眸正危险地半眯,像盯着属于自己的猎物似的盯着自己。

“干干净净,却清香扑鼻……”他一步逼近,醇厚低沉的嗓音里满是戏谑,一只手已经撑在她头顶的上方,将她抵在自己胸膛和镜壁之间,另一只手轻佻地勾起她的下巴,目光侵略性地游移。

一寸之隔,蓝茉儿惶恐起来,跟你很熟么?毛病啊。

小妮子愤愤地怒视他,厉声呵斥道:“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注意分寸!”

“哦?”男人邪肆一笑,好整以暇地眯眼,由上而下看着她,深嗅了一口她身上淡淡的馨香,思忖了一会,道:“你喷的什么香水?”

她想告诉他,其实她只是擦了点风信子味道的体乳,没有喷香水,可是凭什么跟他解释,莫名其妙!

“不要害怕,更不要羞涩,女孩这个年纪应该是绽放得最美的时候。”

“你,你神经病啊,我又不认识你,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蓝茉儿踉跄着后退一步,不敢直视他如深泓般望不见底的眼睛。

“别怕。”他再次靠近,声音低柔了起来,唇畔的笑意却不减半分,“我只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蓝茉儿瑟缩了一下,正不知所措时,“咚——”

电梯在空中晃荡了两下,猛然停止,灯光骤暗,霎时,空气像凝滞般让人窒息。

“啊!怎么了怎么了,救命——”蓝茉儿心猛地一塌,有些凄惨的声音在幽闭的空间响起,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一下子乌漆麻黑的确实把她吓得不轻。

她狠劲拍打了两下电梯,但明显着是出现了故障。

没事,电梯故障一般没有生命危险,电视里都这么演的,所以不要慌张,要淡定!

于是小妮子又去摁了几下紧急求救铃,可是她还是慌了,手已经开始哆嗦。

oh,shit,这可怎么办,她还得赶时间去面试啊,古氏财团,她梦寐以求的工作环境,高于同行业三倍的薪资,带薪一个月的年假,欧洲六日游的福利,哪个不是致命诱惑?哪个不叫人趋之若鹜?

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像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还没砸到嘴,就有一坨鸟屎落在了饼上……

而且,电梯困住了一个大色狼和一个小红帽,会不会被生吞活剥了?

与其这样束手就擒,不如抵死捍卫自己的尊严!蓝茉儿眉一横,牙一咬,抡起手中一本夹着简历和证书的文件夹,随时准备狂抽某人的头颅。

可是——

咦,为什么他蹲在角落半晌没点反应,而且面如土色,眉眼拧在了一起,嘴唇紧抿得泛白,额头上似乎还有细细密密的薄汗,他的右手……捂着左胸口的位置……

“你,你怎么了?”蓝茉儿戒备性地望了他一眼,试探性地问。

男人根本没搭理她,垂着头,呼吸更加局促了起来,那只按压着胸口的手颤抖个不行。

看这情形,幽闭恐惧症?心肌梗塞?心绞痛?

蓝茉儿揣测了一下,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上去卯足力气将他掰倒,调整了一个缓和的姿势,然后柔若无骨的小手开始胡乱扯着他的衬衫衣领,还好大学时上了几节应急救护知识选修课。

“你干什么?别碰我!”他猛然睁开眼睛,冷冽的眸光如利箭般刺向她,让人不寒而栗。

“碰一下又不会死,都难受成这样了还有力气凶我!给你解开衣领呼吸会顺畅些,身上应该有药吧?”蓝茉儿一掌拍掉他抵触自己的手,利索地解开了他衬衫上的扣子,传说中的八块腹肌一览无余。

顾不得吞口水了,小妮子果断地在他身上的口袋摸索了一遍,终于找到一瓶硝酸甘油,掠了一遍口服剂量,便倒了几颗往他嘴里塞,可他紧抿着唇不配合。

他一副吃人的表情瞪她,头一次有女人敢这样放肆,不仅摸了他,还这样凶悍!

“乖一点,张嘴,啊——”

这招很奏效,他果然张嘴含入口中,可嗫嚅着唇好一会,他还是蹙着眉,有些烦躁地开口说:“没有水,我咽不下。”

“这里哪有水啊!吃个药还拽的二五八万!”蓝茉儿翻了个白眼,凝聚了全身的力量桎梏住他的下颚,然后前后摇晃着,“咚咚咚”,又抓了他的头发往镜壁上猛磕了几下,于是,经过这一连串的“暴力”,药丸硬生生被逼进了肚子里。

男人气得咬牙切齿,雷霆大吼着:“死丫头,不想活了是不是?!”

“有力气鬼吼,应该没有大碍了。”蓝茉儿无视他的恼羞成怒,一摊小手,“不过,最好还是右侧躺比较好一些。”

“难道你没听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吗?救了我,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吗?”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琥珀色的瞳仁散发着鬼魅狂狷的光芒。

蓝茉儿拍拍站起来,无所谓地耸肩:“你现在还是病人,乱来的话,保不准心血管爆裂哦,到时我可不会再救你了。”

“你怕黑是吗?”说着,小妮子又去奋力将电梯扒开一条细缝透气透光。

男人有些吃力地扣好衣衫的扣子,站起来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女孩,她的表情从容淡然,认真笃定,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与他认识的女人截然不同。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他语气柔和了些,却夹杂了一丝暗哑。

蓝茉儿思忖了一会,然后小下巴一扬,傲气地回应:“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名字,哼,什么重金酬谢之类的就不必了,我这个人虽然穷,但是……”

男人脸黑如炭,还想开口,“叮”一声,电梯门突然开启。

“啊,电梯好了!”蓝茉儿欣喜若狂,撒丫子往外跑。

男人整理好了衣襟,又是一副盛气凌人,孤傲自若的模样,只是从那微微泛白还未缓和过来的薄唇看出,他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

门口,特助叶凌风、黑衣保镖和几个维修工恭候着。

男人一个眼神暗示,叶凌风似乎明白了什么,担忧地询问:“您没事吧?”

“没事。”男人恢复了惯有的冷漠。

蓝茉儿扫了一眼这阵势,想必,此人来头不小哦。

“那什么,我有事先走了。”蓝茉儿低下头,准备开溜。

男人神色一黯,有些失望地说:“你害怕我?”

蓝茉儿斜眼一望,撇嘴道:“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色狼!”隐隐约约,她还嗅到了黑帮的味道。

“哦?”男人一挑眉,饶有兴致地凝视她,目光灼灼,“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够胆识,够味。”

“可是我刚刚救了你,就算你是黑势力,不奢望你知恩图报,也不至于将我大卸八块吧?”蓝茉儿漫不经心地白了他一眼。

他却皱了眉一把捏住蓝茉儿的下巴,威胁道:“刚才电梯里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真的会将你大卸八块!”那语气平静淡漠,却带着刺骨的阴冷,一点一点渗入她的骨髓,骇得她一阵毛骨悚然。

“知……知道了。”蓝茉儿瞥了眼彪悍的保镖,又望了眼满目冷意的男人,心下哆哆嗦嗦,似乎一旦违背了他的命令,就会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

“很好,我最喜欢听话的女人。”他恢复了那抹不羁的邪笑,略显粗粝的修长手指顺势拂过她乌黑柔顺的发丝,“而且,长发飘飘的女人更惹人喜欢……”

蓝茉儿本能地往后缩了缩,突然一惊一乍道:“完了完了,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说完便脚下生风般一恍没了踪影。

“有意思……”染了一指幽香的男人愣愣地凝着她逃开的背影。

“总裁,这个女孩怎么在您的专用电梯里……”叶凌风疑惑地问。

古亦宸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转过脸:“这个不重要,电梯为什么突然出现故障?不是每天都有人检修吗?”

“总裁,是这样的,我们发现线路被人动了手脚,好在我们有备用电路才避免了安全隐患。”维修工低着头胆战心惊地解释着,生怕因为此次疏漏而丢了饭碗。

“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