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性命与尊严之间

迟煜勋带着几分情欲的眼瞬间变得冰冷。他紧钳着她的手缓缓松了开。看着他冷着脸起身,苏筱筱不可置信地看着迟煜勋冰冷的脸。这真的是刚刚那个要拿她泄欲的男人吗?在他微乱的发下,那双眼是那么的清醒而又冰冷。他在等的,难道就是这一刻?

“说,在哪了?”迟煜勋一双寒潭似的眼盯着她,随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苏筱筱咬了下唇,心口砰砰地跳。如果她在这时说不知道,他一定会杀了她!

“都是他们联系我的。”苏筱筱牙关紧咬,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紧张!

房间内空气变得越来越冰冷,迟煜勋就那样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那种赤果果的审视,简直就像把她扒光了一样!

“你当我是傻子?”迟煜勋冷冷地注视着她。直到她倔强的眼,不自觉地掉下一泪滴时,迟煜勋眉头微拧。

“他们这次真是没少花心思。”看着苏筱筱精致秀气的脸,看着她额角那道丑陋的伤疤,迟煜勋的胸膛深深起伏了下。他是在忍耐,忍耐想把她撕碎的冲动。

“联系他们。如果三天内他们没出现,你也可以消失了。”迟煜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门口。

直到砰地一声门关上了,苏筱筱紧绷的身子才陡然松了下来。这次,她逃脱了。那下次呢?他临走时的神情让苏筱筱捂着头不敢再多想。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苏筱筱不知道最后是怎样睡着的。但天终究还是亮了起来。

睁着有些模糊的眼,苏筱筱揉着额角坐起了身。身上碎得像破布的衣服,在提醒她这一切都不是梦。昨夜,她差点失身。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两声敲门声。

“苏小姐,您醒了吗?”门外陌生的女声让苏筱筱警惕地拉起被单,看着那扇紧关着的门,她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下。“请进。”

一见进来的是几名女佣,苏筱筱一直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下。

“苏小姐,请换衣服。该吃早餐了。”为首的是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的态度虽然很礼貌,但眼底的不屑却是藏不住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不屑于隐藏,觉得没这个必要。毕竟在她眼里,这只不过是又多了一个贪图名利往家主床上爬的女人。

苏筱筱没有理会她的神情,什么叫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她还是见识过的。

“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苏筱筱看也没看那个自持甚高的女仆,开口赶人。一行人等退出之后,苏筱筱看着床边面料精致的衣物轻叹了声。

如果昨晚还在清白与性命间犹豫。那么现在她真的没有一点犹豫了。因为与尊严相比,那些都不算什么。

拿起衣服,一件件穿戴好,走到一旁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筱筱脸上微微发烫。脖颈间的吻痕太刺目,这副样子出去,恐怕没人会信她还是清白的。

深吸口气,苏筱筱闭着眼笑着摇了摇头,在睁开眼的那霎那,她抬起手将绑在脑后的马尾散了开,一头乌黑长发如瀑般垂于腰际。

将长发置于身前,脖颈间的吻痕被她一头漂亮的头发遮挡了起来。看着这样的自己,苏筱筱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想来这头长发还是为了那人所留。记得当初他霸道的说不许她放下长发,因为太迷人。现在想想,是那时的自己太过天真幼稚吧?竟傻傻的相信,他对自己是真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