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日得口吐白沫

享尽人间艳福是许奇原本人生的一大理想,也是一个伟大的理想。

可他从来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不仅享尽了美色,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漂亮。

这就算了,最要命的就是这些女人一个都不能碰,这不是要了亲命吗?

你要这样搞,那就长得丑点儿啊,丑到我许奇对你们一点儿邪念都没有就好了。可你们干嘛长这么漂亮?

此时,面前两个大美人的身体已经烫到爆了,别说脸色,哪怕全身都潮红得不行。

而且在买银针的过程中,她们已经将自已脱了个精光,身体上甚至隐隐还有着一些自已的抓痕。

看得出来,这美女的肌肤非常白,而且触感一定很好,身材也完美得找不到一丝瑕疵。

“这这这……你们怎么都脱光了?”许奇惊叫。

刚把门关上,说了这句话,那没见过的美女直接扑在许奇身上,身体不住的他身上刮蹭。

美女腿一架上来,顿时一阵又温又软的感觉传来。

再加上那阵阵旖旎的香气与呼吸声传来。

许奇一大活男人哪能忍得住这个?

他真恨不得直接脱裤子直接把这绝世美女给办了。

不待他多想,美女已经搂着他的脖子,香唇印了上来。

可下一刻,根本不用他自已动手,李月月也已经跪了下来,在脱他的裤子。

“那帮人到底给她们下了多少药?”

许奇心惊肉跳。

这才多久,这两人神智都不清了。

他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急忙一把抱住那美女,要将他放床上。

身边李月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活不放,目光中有着极度的渴望。

“月月姐,你先闪一边,我治好了她,我再来治你。”许奇半哭着脸道。

这一幕换作其他男人肯定是绝不会放过的。

可许奇虽然好色,但也只是一半好色一半调皮。真正原则上的东西,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触碰的。

一个陌生的女孩,他不愿意去伤害,自已的月月姐,那更不能下手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结果,他刚说完,想不到躺床上的女孩直接又扑了上来,要亲他。

“妈呀,万一老子真的吃不消怎么办?”

许奇心里惨叫。

接下来半个小时的时间,许奇跟这两大美妞耗上了。

时而帮这个扎一针,时而帮另一个扎一针,但才刚扎上去就被她们给拔掉了。要不就是刚帮这个扎,另一个已经扑了过来。

半个小时过去,许奇累得一身大汗不说,反而连裤衩都快被扒掉了。

这下子许奇实在是被逼得没法没法儿的了。

“表姐,美女,对不住了!”

一狠心,许奇直接一巴掌一个拍在两人后颈处,硬生生将两人拍昏了。

特别是李月月,昏得直翻白眼。

主要是许奇没拍过,掌握不好力道,不用想也知道,李月月被拍过了头,眼睛都翻白了。

“月月姐,别怪我,老弟这可是为你们好啊!”

“美女,我已经够对得起你了,要换个人,你贞洁不保啊!”

一番阿弥陀佛后,许奇这才静下心来。

他也没功夫穿裤子了,直接开始施针。

随着她一根根针扎入两人体内,他体内的灵气也在不断的流逝。

这一治就治了三个小时。

两人身上的针都扎满了。

但是要真正的完成疗程,就必须把针都按时间拔完,否则对身体有大害。

哪怕眼睛都糊了,全身都发软了,但许奇依然坚持着一根一根拔去两个玉体身上的银针。

最到拔掉最后一根后,许奇一阵口吐白沫,整个人昏死过去,倒在了地上。

三个人这一睡就是一整天。

直到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终于季彤第一个醒了过来。

她吃力的柔了柔后脑勺,感觉一阵昏痛。

可紧接着,她就愣了,因为她看到了自已光溜溜的身体。

再后面,当她注意到身边躺着的口吐白沫的男人和另一个颇为漂亮的女孩后,急忙一把拉过衣物将自已挡住,然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一声尖叫,震得许奇身体本能的哆嗦了一下,但他实际还是昏睡着的。

可李月月却被她震醒了,捂着后脑勺,感觉头痛欲裂。

“好疼啊,哪个混蛋竟敢打我?”

她嘀咕一句,突然回过神来,听到身边季彤的惨叫声,她这才惊醒。

紧接着看着自已全身上下,又看着捂着自已身体的季彤。

最后看到地上口吐白沫的许奇。

顿时愣住了。

她倒是没尖叫,可是紧接着她就气坏了。

“许奇,这该死的家伙,都累得口吐白沫了,怎么老娘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想着,她怒火中烧,因为许奇衣服也已经被扒光了,特别是身上也满是抓痕,铁一般的证据啊!

她简直气坏了。

“死小奇,你给我起来!”

她毫不留情的把扭在许奇的大腿肉上。

“嗷!!!”

一声杀猪般的叫声传出。

许奇直接给痛醒了,抱着大腿在那儿上窜下跳。

季彤和李月月两人目光呆滞,紧接着季彤就气得当场抱着玉膝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让人肝肠寸断。

“小奇,你好厉害啊,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你特么连你姐都不放过,嗯?”

许奇一愣,看了看两人,再看了看自已。

鬼都知道这误会玩大了。

惨叫道:“妈呀,天大的冤枉啊!我是一个都没碰啊。我为了救你们,都累趴下了!”

李月月冷笑,撇了许奇一眼,话里有话的说道:“哼哼,确实累趴下了,我都看到你累趴下了。不止如此,你都累得口吐白沫了呢,要不要我再奖励奖励你啊?”

许奇顿时知道这下事情搞大发了,要是两人都享用了那他死也值,可一个都没碰,现在反成冤大头了,窦娥都没他冤啊!

“你看我今天不宰了你!!!”李月月羞怒一声,抽出许奇裤子上的皮带追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