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受?攻?

“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在老子面前装什么逼?”

翻了翻白眼,看着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许奇大大咧咧的走了,留下地上目光怨毒的郭君才。

买好了种子,许奇背着一大袋种子向着与李月月约好的胡同口走去。

这一闹腾也确实差不多三点了。

按理李月月这种大美人推销东西比他可快多了,竟然到现在还没出现。

“咦?”

忽然,许奇看到胡同内,有一帮人影,而且正好看到有一道人影被几个大汉抱了进去,有点儿像月月姐。

“不会吧?”

心里想着,许奇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不管是不是,他都得去看看,不是最好,如果是的话……哼哼!

想着,许奇急忙跑了过去。

这处胡同是那种老式胡同,地下是青石板砖,年久失修都松动了,听说这里面有不少红灯区。

许奇对这方面又好奇又忌讳,所以没来仔细的看过,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急忙冲进去。

刚来到那些人影所在的房间,正好看到里面的人要关门。

“等一下!”他上前抵住了门。

“小子,你找谁?”

里面是一个留着小八字胡的家伙,看起来非常警惕,一脸的鬼鬼祟祟。

许奇转念一想,嘿嘿笑道:“哥们,不知道你这儿干啥的我能来?别装了,我知道你这儿有好货色。”

一听此话,那小八字胡一愣,紧接着诡异的笑了起来:“想不到兄弟你也好这口,来吧!”

说着,他把许奇放了进去。

一进门,这是一个幽暗的大房间,有通向楼上的楼递。

正好看到了一帮人搂着两个女孩正在向楼上走。

而其中一个正好就是月月姐,只是两人现在似乎皮肤火烫,全身都在发红。

“该死,她们被下药了!”

许奇心头瞬间有了这个想法。

“嘿嘿,小兄弟,你喜欢受还是攻?我们这儿可都是有服务的哦,身强力壮的还是骨瘦如柴,还是肥肥胖胖的,只要你喜欢,都可以挑!”

“受?攻?”

许奇已经准备好发飙了,可这八字胡突然的一句话让他愣住了,紧接着等他反应过来后,忍不住破口大骂。

“%&*#%¥&……恶心死了!”

他忍不住给了这八字胡一脚。

八字胡一声惨叫,直接被踹飞了出去。

一听声音,那楼上一大帮人脸色大变。

“小子,你敢搞事?”

那被抱着的两个女孩一听声音,特别是李月月,她全身潮红,此时不住的在自已身上挠动。

“小奇……救我……”

李月月发出喃喃声。

“月月姐,等着,我马上来!”

“找死!”

顿时间,楼梯上下来七八个脸色阴冷的西装男,直接要对他出手。

许奇抄起椅子轰然砸了过去。

砰砰砰砰一通乱揍,直接把这帮人砸昏在地。

楼上抱着两个女孩的人一看,吓了一跳,急忙扭头就跑。

其他人更是大喊有人闹事。

不多时,整个楼内涌出三四十人,这帮人一出现直接把许奇包围住,目光阴冷的盯着他,一个个已经抄出了家伙。

此时许奇心急如焚,下手已经不知道轻重了。

抄起了一只实心的放盆栽的大木头架子手,生猛的砸了过去,体内灵气疯狂涌动,为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力量。

“啊!”

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再加上一阵阵骨断筋折的声音。

许奇大开大合,横冲直撞,硬是没一个近得了他身的,其他人都被他打残了。

剩下几个人吓得脸色发白,丢下手中的家伙,扭头就跑。

等许奇来到楼上之时,已经听到了一阵女孩痛苦的惨叫声,他怒吼一声,飞一般的冲向一个房间,一脚踹了进去。

砰!

只见房间里七八个男的正狞笑着要脱一个女人的衣服,甚至还在拍摄。

看到女人不是月月姐,他松了口气,但紧接着怒火之中,抄起木架再度砸去,不出十秒钟,一帮人男人倒在了地上。

许奇扭头就走,他生怕月月姐还有刚才那女孩出事情。

“在那里!”

忽然,他看到了一条路的尽头,两个男人抱着月月姐和那女孩正在逃,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想到这里,许奇急忙追过去。在全力之下,不多时便将他们追上了。

“小子,你想死吗,这是我们龙虎堂的事,你再不知死活,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个满是缠身的青年怒喝道。

他示意身后抱着两女的两人快走。

许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一木架将他砸昏,三步并两步冲上去,啪啪两巴掌抽在那两个抱着人的大汉脸上。

同时伸手搂住全身火势的李月月和另一个女孩。

直到这时,许奇才注意到,这个女孩的姿色竟然如此之美,简直说倾国倾城都不为过。美的有些过份了,特别是再加上她此时满脸潮红的样子,让人心火大生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你找死!”

那两个被打了巴掌的人,回身想偷袭许奇,但许奇猛的一抬头,吓得他们脸色发白,扭头就跑。

许奇面露苦色,想不到还能遇到这种事,他没办法,只能一边一个,抗着两个美女往外跑。

可心中一阵发愁,这下子怎么弄啊?

特别是这两个女人现在已经心火上来,哪怕被他扛着一双手也不住的乱摸,弄得他心里痒得要死。

“似乎神医秘术里有治疗之法,但是去百毒的,也不知管不管用。而且我的实力不够啊。妈的,先治了再说吧,不能看着他们这样啊!”

趁人之危的事,许奇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要干那就得堂堂正正。

匆忙间,开了一间房,将两女丢在床上后发出一阵动人的娇哼声,引得他心里一阵火燥燥的。

特别是另一个不知名的美女,再一次细看,这顷国顷城的俏脸简直一丝瑕疵都没有,似乎不像是凡间的女孩。

许奇一阵挠头,扭身去中医馆里买银针,要解毒,必须要施针。

可当他回来之时,一开门,两具火辣辣的娇躯便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