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父亲被打

光着身子打架这种事,许奇向来是不会拒绝的,特别是对于身边的美女来说。

只是他手刚伸,想不到身下的可人儿似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惊醒后,一把抓住了他不老实的手。

她刚想尖叫,这才赫然想起,这是在许奇家,自已睡在许奇的床上。

可是他老妈不是说,许奇通常十点钟不回家基本都不回来的了吗?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敢脱衣在许奇床上睡觉,哪想到这小混蛋竟然回来了,竟然还敢占她便宜。

“小混蛋,你想干嘛,不许乱摸!”

李月月不敢大叫,而是低声怒斥道,翻着白眼,俏脸一片羞红。其实她的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呢。

“啊?干姐?”

一听声音,许奇瞪大了眼睛。

“不然还能有谁敢睡你的床?”李月月没好气道。

“哈哈,干姐,你来的正好,老弟我正欲、火焚身呢,帮老弟我泄泄火吧。你说,是后入还是你坐上来自已动?这两样我都很喜欢。”许奇搓着手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

“喜欢你个头,还不起开!”

李月月直接直接一巴掌拍许奇头上。

许奇怪叫一声,嘿嘿笑道:“敢打我?那我更不能放过你了,来吧!”

“哎呀,不要闹!”

但许奇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直接上下其手,占足了便宜。

不过也没过份,只是时不时向着李月月偷袭,但并没有真往死里伸,每次都轻松的被李月月拦了下来。

但就这便宜占的也已经够了。

此时李月月心头也是一阵狂跳,心头越来越热,她甚至发觉自已都已经被挑逗的有了感觉,不禁俏脸更是发烫了。

可她一直把许奇当弟弟,虽然是认的,但比亲姐弟还亲。实在不想破坏了那神圣的亲情,因此,想归想,她不能要许奇。

“行了,闹够了没,快下去!”

“不下!”

“你下不下”

“不下!”

“嗷唔!”

许奇腰间被狠狠的扭了一把,他差点儿一声尖叫急忙把自已捂住 。

紧接着,连滚带爬的就直接从李月月身上爬了下来。

穿好衣服裤子,李月月通红着脸,她以前跟许奇也有闹,但没有荤成今天这样,今天的闹得太荤了,她还真在犹豫要不要借这个机会真把这老弟给吃了。

“月月姐,你咋来了?”许奇穿好裤子瞪眼说道。

“叫你明天跟我去县城搬货!”

“这事儿你往常不是一个人就行了吗?干嘛还要叫我,而且还亲自来家里找,一定有事!”许奇非常敏感的说道,紧接着一脸贱笑:“嘿嘿,一定是想我了吧?”

“去你的,再敢贫,姐给你剪了信不信?”

吓得许奇一捂,顿时哭丧个脸。

“主要是想问你件事。”李月月道。

“啥?”

“你昨晚去村长家了?好像还闹出了事情?怎么回事?”

许奇一愣:“姐你问这干嘛?”

李月月道:“我听说村长大发脾气,隐约听说要整你呢。我怕你出事,所以急忙来问你。到底怎么了?”

一听,许奇心里挺感动的,便将实情说了出来,连胆大包天的调戏了赵欣的事也说了出来,逗得李月月直夸他,真有你的。

但事后,她又担忧起来,道:“这下你把李正明惹惨了,这死胖子向来非常阴险毒辣。他一定会整你的,现在肯定憋大招呢!”

“哼,他憋个屁,今天就已经叫黄老皮带着三眼狗来找事儿,被我轰走了。”许奇不屑。

李月月担忧的挠挠头:“但愿吧,不过如果到时候有啥事,记得跟姐说,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弟,姐不能让你给欺负了。”

“哈哈,有你这老姐真好,要不……姐,来都来了,你再对我好点,让我爽爽?”

“爽你个头,去你的吧!”

……

第二天一早,许奇是在床底上起床的,看着床上已经睡得正香的李月月,忍不住的一阵幽怨。

也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有意的,站在床头,伸个懒腰故意惊醒了李月月。

李月月一醒来,一瞪眼就看到一条大花裤衩,顿时俏脸羞红,忍不住一把扭在许奇大腿上。

两人打闹一翻后,许奇打包了一口袋后院的小番茄,两人又收拾了一翻,直接出门了,老妈还没起床,便没打招呼。

从村里到县城,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而且班次少,因此一般村里人都是早早的去,晚晚的才能回来。

当两人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正是热闹的时候。

许奇也不急,先帮着李月月置办了一些杂货叫了山轮车送回村里,然后两人便要起身去找番茄购买商。

李月月在偿了一颗之后,整个人都差点儿跳起来,她也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小番茄。

许奇拍着胸脯保证,每年都会帮她留点儿。

其实哪用每年,只要有法力,天天都可以,但这事他不打算随便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是懂的。

接着,他分了李月月一半,两人分别到县城四处找代理,想看看哪家的价格高就选哪家,相约下午三点在两人第一冷次相遇的胡同口见面。

可没想到刚跟李月月分别,手机响了起来。

“哈哈,爸,你咋想起打我电话来了?”

“小奇,爸现在在医院,你在家吗?快来医院一躺,医……医药费不够了。”

此话一出,许奇当场寒毛炸立了。

“爸,你说什么?你怎么会在医院?怎么了?”

“一些小事,你先来吧。”

“我就在县城,马上就到。”

一听老爸声音都不对,许奇心头寒意大生,生怕老爹出了什么意外,急忙往医院赶。

老爸本来也是在家种田,但为了上次母亲的病,现在要还两万,不得不到城里做工地上一些危险的活儿,就想尽快把债还完。

可没想到竟然出了事。

“爸!”

来到医院,许奇找到老爸后,看到老爸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双腿打着石膏。

“你是病人家属?”一个护士走来问道。

“是,我是,我爸怎么样了,他严不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