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小少男都不放过

“太好吃了,这……这还是番茄吗?”

许奇感觉不可思议。

普通的小番茄本来就是水果市场的畅销品,也叫圣女果。因为价格不错,自已家里就种这个。

可相比于已经很畅销的圣女果,再吃一颗自已靠灵养符种的,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真的是入口即化,哪怕是大夏天,一口下去都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香甜可口,酥软如糯,吃完后依然满嘴带香,让人神采奕奕。

“这玩意儿,要是卖,绝对是天价啊!哈哈,发财了,发财了!我要批量生产,我要批量生产!”

兴奋之中,许奇再也忍不住了,回到家里就开始翻种子,可翻来翻去只剩下一点点了,顿时有些发愣。

“看来,要到县城去买才行了。”

叹了口气,许奇将就着这剩下的一点点正想出去找个隐蔽的地方大规模种植,没想到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

“许家的人都死光了吗?都给我出来,还债了!”

“对,还债了!”

“该死的,还不出来,非要老子砸门是吗?赶紧的!”

许奇一皱眉,听到他们的话,心头顿时大怒。

期限不是还没到吗?怎么今天就来要债?

母亲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脸色发白,急忙跑过来,道:“小奇,你别出去,妈去看看。”

“妈,我去,你在家呆着,放心吧,我一听这声音就是黄老皮和三眼狗的,我能搞定,你好好呆着就行。”

“可是我怕……”

许奇哈哈一笑,让老妈放心,再三保证之后,这才走出门去。

果然,正是满脸坑坑洼洼的黄老皮和三角眼的三眼狗刘二明。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帮村里的小泼皮流氓,一个个流着非主流发型叼着烟,要多杀马特有多杀马特,给他们一包水泥估计能飞。

“喊什么?你家才死光了,会不会讲话?不会讲把你屁眼给我闭上!”许奇论骂街也是一狠货,到现在还没怕过谁呢。

黄老皮冷笑,甩了甩手中的欠条,道:“许奇,你小子挺有种啊,敢跟你黄爷横?看到这是什么了吗?”

“呵呵,你黄老皮什么时候给别人当起走狗来了?哦对,我差点儿忘了,你一直是走狗来的,怎么了走狗,今天干起要债的行当了?”

黄老皮瞬间被骂得脸色铁青,瞬间暴怒:“姓许的,你找死是不是?老子找你要债是看得起你。特么还钱!今天不还钱,老子砸了你家!”

“黄老皮!”许奇冷笑,盯着他,“说你不识字吧,你不信,要不要我教你念念欠条上的字?别是你要是倒了都不知道是个一字,那你收哪门子债?回家喂猪猪都嫌你没文化!”

这下子黄老皮炸毛了,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怒吼道:“兄弟们!”

“咋了,这就要动武啊!”许奇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盯着这帮杀马特,“我许奇也特么不是吹的,就你们这帮三流货色,老子见一个打一个。你们仗着人多想欺负我是吧?信不信老子十分钟叫两车人把你们都娄了?到时你们一个个鼻青脸肿,你看黄老皮他会不会赔一毛钱的汤药费!”

一翻话气势十足,硬生生把那帮杀马特给镇住了,主要许奇在村里也是有名的横,人的名树的影,真不是盖的。

看镇住了一帮混混,许奇冷哼一声,大步来到了黄老皮面前:“瞪大了你的狗眼看看,还期是十五号,今天才特么十号,还你大爷啊还,滚犊子!”

“你……”黄老皮气得要吐血,想不到带了这么多人都搞不定许奇,可这么走又不甘心。

“咋的,非要逼我叫人是吧?好!”

许奇拿出电话,正要打,黄老皮吓了一跳,急忙道:“小子,算你有种,日期没到是吧,等日期到的那天,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等你!”

黄老皮怂兮兮的走了。

这家伙虽然在村里是出名的泼皮,可对那些横的人却是非常怕,属于那种得寸进尺,但打怕了他他能怕你一辈子的人。

朝他吐了口唾沫,许奇转身安慰了老妈一下,想了想,他怕村长打他电话,索性关了机,然后急忙起身去种番茄了。

想不到他刚走没多久,干姐李月月便来了。

她想找许奇明天一起去县城,她的百货店没货了,让许奇帮忙一起去搬东西,顺便有些事要亲自问他。

知道许奇不在之后,打了电话也无法打通,结果她也没走,竟然就等了起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吃了晚饭还没等到,她便在许奇房间等着等着睡觉了。

另一边,许奇此时正在努力的吸收灵气,因为灵养符一次直接将他体内灵气抽干了,这样想大规模种植还很难,必须要尽快提升灵气积累才行。

“看来,明天必须要去县城买点种子,顺便看一下在工地的老爹。只要能找到适合的卖家,以后老爹只管给我看地就行了,不用再辛苦赚钱。”

接着,许奇一修炼就是到半夜,好不容易才又积累到了一次灵符的程度。

当即忙不迭种下种子然后掐诀画符,飞快的又画出一张灵符后,把灵符点出,让点点星光落在地上。

这次许奇不去看了,因为吸收了一天,也忙了一天,着实困得不行,赶紧回家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去县城。

回到家,已经是十二点,他也懒得再洗澡啥的,索性直接脱了个精光,掀开被子直接钻了进去,他有裸睡的习惯。

“嗯?”

刚钻进去,许奇就愣了,一个火辣辣的胴体竟然就在身边,闻着略有熟悉的香味,再伸手一摸,温软如玉的手感从手中传来。

“我去,该不会是孙寡妇,要么董妮找上来了吧?不对,孙寡妇没那么大胆,那就是董妮了?”

许奇又惊又跳,老子都逃回家了你丫还不放过我?

正当他心头发愣的时候,只感觉身边的柔软直接的扑了过来,半个身体以及一条修长的玉腿压在了他身上。

“尼玛,衣冠禽兽啊,连我这小少男都不放过。”许奇大骂,心想,老子就认了吧,大不了不就是没了少男身吗,都特么到我家了,再怂哥还算个爷们吗?

想着,许奇直接反将那玉体扑在身下,手也相当不老实的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