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孙嫂翻个身

许奇确实没事,他只是因为突然意识里多了一套数据刺激得他昏了一下下。

他没想到自已从李正明家带出来那块石头,竟然是一块异界神石,里面传承了四种特别的能力。

一种是一套古朴无华大开大合的拳法,刚猛霸道威力无穷,第二种是能起死回神的神医之术,第三中是能够种出灵药神药的玄符神术,还有最后一种最厉害,能够看破虚妄的破妄神眸。

正是因为自已的血成功染在了这块石头上,让它认了主,这才完全融入体内。

脑海中一下子多出了一大堆的数据,数据太多才把他震昏的。

许奇渐渐得知,这块石头本就是精华,直接融化在自已的身体内,让自已拥有了瞬间比以前强悍数十倍的体质。

而且,从此行医治病,种药打架加透视,集这些逆天能力于一身,几乎是一整套为打靠超级变态传承啊!

“这也太逆天了!”

心头一震惊呼之下,许奇忽然醒了过来。

刚刚醒来,便看到孙寡妇正好翻身骑在自已身上,眼看着她就要坐下来了,两人四目相对。

“你看啥?孙嫂翻个身不行啊!”

孙寡妇原本都要坐下来了,没想到许奇竟然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

她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紧接着直接翻身睡到了最里面。

许奇心头也是一阵燥动,心想,孙寡妇当时要是已经坐下来多好。

现在尴尬了,孙寡妇已经下意识的翻过去了,让人家再主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许奇心里又不想主动把第一次给一个寡妇,要是被动的话,那没办法,只能说是命。

“唉……这孙嫂太不懂事了,再坚持一下,我这少男身不就给你了吗?”许奇心里一阵嘀咕。

哪知孙寡妇心里怨念比他大多了。

“行了,现在已经天这么黑了,今晚你就住这儿吧。晚上走山路不安全。”孙寡妇憋了半天说道。

许奇心头一阵火热,难道还有戏?

他当然不会拒绝,直接就搂上了孙寡妇,伸手就想去占便宜。

没想到直接被孙寡妇拍开了。

“不许动手动脚 ,睡觉!”

看着孙嫂这曲线动人,充满了令人遐想诱惑的背景,许奇心里早就痒得不行了心里忍不住一阵活泛,嘿嘿笑着,厚着脸皮贴了上去。

“孙嫂,你这么漂亮,又这么诱人,还只穿这一点,我哪受得了啊?”

他不老实的接着伸手,手已经拍在了孙嫂雪白的大腿上,一阵酥软如丝,细嫩滑软的感觉传来,可没想到下一刻手指头直接被孙寡妇一掰,痛得他直叫唤。

“哎哟哎哟,孙嫂,我不摸了,不摸了!”

“哼,老实睡觉,别多想了。老娘已经没兴趣了。”冷哼一声,孙寡妇翻过了身背对着他,她心里也是暗恨不已经,早不醒晚不醒,刚有动作才醒,这不是存心折磨人么?

你不让老娘好,你也别想好过!

许奇苦涩,他现在是真想要啊,身边这么一个娇美人,绝对成熟泄火,可人家不让他也不能霸王硬上弓,看来这孙嫂准是生气了,报复自已呢!

想到这里,许奇冷哼一声,索性侧过身,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他直接被孙寡妇没好气的踹下床,让他滚蛋。

摸着被踹痛的屁股,许奇依依不舍的看着床上的孙寡妇,只能走了。

孙寡妇其实比许奇大不了三岁,许奇今年二十一出头,孙寡妇也不过二十四岁,村里结婚结得早,可惜她男人有问题,所以一直没娃儿。

说起来,她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呢。

走在山里的路上,许奇暂时放下了孙寡妇,心思则是落在了内心那几部秘术上。

他在仔细了解之后,发现,那玄符秘术不仅可以用来种灵药以配合神医治病,甚至还能拿来种庄稼,而且种出的果实绝对非常逆天。

“靠,原来还能靠神符来种灵药,这也逆天了……”

一想到这个,许奇顿时兴奋起来,再也安奈不住激动的心,急急忙忙要跑回家。

可刚跑到一个山路转弯口,大早清的,天才刚亮,想不到对面也冲来一人,两人面对面一惊呼,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

“哎呀!”

一声娇呼传来,许奇只感觉方才怀中一阵香玉柔软。

等他回过神来,看到的赫然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小少妇正摔在地上。

“许奇,你……”

董妮气得满脸通红,甚至俏脸都红得能滴出血来。

许奇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彻底愣在了那里,因为方才一激动,体内竟然有一股清流直接注入到双眼之中。

此时在他看去,地上的董妮全身衣服一下就消失了,一个光洁如玉的大美女身无雨缕的躺在他面前,根本毫不遮挡可言,哪怕一个毛孔他都能看见。

“我的天,好一个破妄神眼眸,这下发达了!”

许奇激动的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他突然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董妮,因为他用力过度,破妄神眸一下子看到了董妮的体内。

“你……”

“你什么你?走路不长眼啊!”

骂了一句,董妮起身一扭一扭的就想走,走路的姿势有些异样。

呆了几秒许奇反应过来后,嘿嘿直笑:“我说董妮,你这是去医院吧?别去了,让哥帮你,医院你要坐公交车,这山路一路震一个多小时,你受得了?”

原本董妮还不耐烦,可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许奇。

“你……”

“嘿嘿,别惊讶了,我一看你这走路的姿势就猜到了,以前我读高中就遇到过,亲自帮她弄出来的,老手了好吗?”

许奇一脸坏笑的盯着董妮。

“你……真的帮别人弄过?”董妮俏脸红得滴血。

“当然,不就是断里面嘛,很正常,没啥大惊小怪的。”许奇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心里却激动坏了。他可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啊,给女人挖黄瓜这种美好的事情,他是怎么也不可能交给别人干的。

董妮之所以要去医院也是因为他男人赵天霸脾气很暴,要是知道她敢用黄瓜,这不是在打他赵天霸的脸说他无能吗?

“走吧,你还真想坐一个多小时的汽车,不把你震出水我都不姓许!”许奇一幅信誓旦旦的模样。

最终,董妮红着脸同意了,但严厉警告许奇不许说出去,而且快点弄好,否则跟他没完。

结果许奇一个公主抱直接将董妮抱起来,跑到了边上的苞米地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