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孙寡妇

孙寡妇一年前死了男人,姿色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出众,但有一点,她是个悍妇,相当彪悍,生猛的厉害。

村里远近闻名想来吃他豆腐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不是惨叫着逃离的。

不过,孙寡妇对许奇很好,因为她两年前落河,是他亲自救她起来的,有着救命之恩,此事别人不知。

“孙嫂!救命啊!”

许奇上前去敲门。

“小奇?”孙寡妇一开门,看到了许奇,不禁疑惑。

她穿了一件镂空的简单长裙,里面连内衣都没穿,胸前高高撑起的长裙,在昏暗的灯光下,镂空的视觉刺激充满了诱惑,似乎隐约间,许奇感觉到,孙嫂连下半身似乎也啥都没穿。

“小奇,你怎么来了?”孙寡妇好奇归好奇,但还是把许奇放进了家。

原本许奇想把刚才的事说一遍,可看到孙寡妇不输赵欣的身材,再加上她身上那股成熟得充满诱惑的美少妇气质,让他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嘿嘿笑道:“孙嫂,夜深人静,这不是太寂寞了,找你来灭火来了吗?来来来,别耽搁,让我好好伺候你!”

说着,许奇胆大包天,真的一把将孙寡妇给搂了起来,向着床上走去。

“小混蛋,你想干嘛?” 孙寡妇惊呼一声,俏羞诱人的模样看得许奇眼睛都直了。

“哈哈,当然想啦?孙嫂,我脸皮薄,别问这么直白嘛,我肯定满足你的啦!”许奇嘿嘿一阵坏笑。

隔着裙子,许奇上半身还光着,孙寡妇感觉到了来自他身体的一股火烫,这让她俏脸一阵大红。

“臭小子,快放我下来,连你孙嫂主意都敢打,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吧?”

然而许奇一把将她丢床上,嘿嘿笑着压了上去,将她压在身下手,一伸手顺着孙嫂白hua花的大腿往里摸。

孙寡妇是没想到许奇真敢动手,正要反抗。

砰砰砰!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孙芳,起来!姓许那小子有没有在你这里?”

一听这话,许奇差点儿吓得一大跳,李正明这死胖子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孙芳刚想说,被许奇直接捂住了嘴巴,孙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俏脸通红。

许奇也一阵尴尬,但依然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

孙芳却给了一个我懂的的眼神让许奇放心。

待许奇松开手,孙芳便冲门外怒道:“喊鬼啊!大半夜的上我这儿找许奇,你神经病吧?老娘睡了!”

“你把门开开,我检查一下!”李正明怒道。

“检查?哼哼!”孙芳讥笑一声,“你怕是想检查老娘有没有穿裤衩,给老娘送温暖吧?给我滚!”

孙芳的彪悍是出了名的,平常谁见了她不得让着点儿。

可今天不行了,李正明正在气头上,他刚才隐约见到许奇没往家的方向跑,月光下,这荒地里也根本无处可躲,一眼看去就知道。

那能躲的地方只能是别人家里了,所以他第一眼就怀疑到了孙芳头上,因为离他家最近。

同时还有报复孙芳从来不让他吃一口的仇,今天本来就邪火旺盛。这一次他没犹豫,借着火气一脚把门踹开了。

孙芳惊吓一跳,急忙从床上起来。

“李正明,你有病啊,就算是村长也不能私闯民宅吧?给我滚出去!”

此时,许奇早就察觉不对,躲到了床底下。

李正明狞笑一声,一看到孙芳充满诱惑的一身装扮,心底邪火攻心,当即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疯?我怀疑你身上藏了毒品,我帮你搜查一下,你可要配合啊!”李正明现在也懒得管许奇了,在孙芳愣神中,直接将她摔在了床上,当即扑了上来。

任凭孙芳如何挣扎,他都不在乎,手不住的想去侵犯。

“禽兽!”

许奇在床下直接爬了出来,拿出手机,对着正在上下其手的李正明一顿乱拍,紧接着,抄起李正明丢掉的大棍子照着他背上就是一大棍!

啊!

李正明一声惨叫,回过头来,看到许奇。

“妈的,你这该死的东西,还敢出现在……啊!”

又是一棍,许奇下手特别狠。

两棍子打得李正明懵了,连滚带爬的缩到地上。

“你敢打村长?”李正明怒吼。

“打的就是你这禽兽村长!竟然敢欺负良家妇女,还让我拍了照片,你等着,明天镇长办公室就会摆满你作恶的照片!”

“你敢!”李正明怒吼,结果迎来的是许奇一顿爆打,痛得他头也不回的冲出去跑了。

“衣冠禽兽!”怒骂一声,许奇丢了棍子,这才看向脸色略有苍白的孙芳。

“孙嫂,你没事吧?”

“没事。”孙寡妇难得的露出小女人姿态,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许奇,紧了紧胸口已经被扯掉一片,露出不少雪白的领口。

“哈哈,没事那我就……”

扑通!

许奇话没说完,整个人直接昏倒过去。

“许奇!”孙寡妇吓了一大跳,她急忙冲上来,神情紧张无比。

检查了一翻,也没发现许奇有啥事,就是额头边有点儿小血迹,不注意看不出来,而且呼吸也正常。

可她还是吓坏了,这大晚上走夜路去找许奇的母亲又不安全,万一许奇在这里出点什么事,思来想去,她只能留许奇在这里过夜了。

好不容易把许奇弄到床上,她红着脸,关了灯,两人就这样睡在了一张床上。

不过,孙寡妇也确实渴了一年多没偿过男人的滋味了,今天被李正明一扑,被许奇之前一调戏,心里忍不住一阵火热。

她多翻叫了许奇几声,见许奇没反应,只是呼吸平衡后,想了想忍不住脱去了许奇的裤子。

她心头一阵激动,反正许奇现在昏着,他也不知道,自已借来用一用也没啥。

这样一想着,孙寡妇一下翻身直接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