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拍证据

半夜九点,许奇冷着脸来到了村长李正明家的院墙外,在他口袋里藏着一只充满了电的手机。

“李正明,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这么不要脸,那别怪我兵出险招了,大家都好不了!”

一咬牙,许奇翻到了李正明家的后院,透过高墙,来到了他家二楼的阳台。

许奇之所以会来这里,就是因为村长李正明在上个月借了五千块钱给他母亲看病,想不到这黑心村长竟然两个月时间要还两万,足足翻了四倍!

一开始他不知道这一点,母亲也是被李正明骗了,回家告诉他他才知道的。

李正明家里是他经常作奸犯科的地方,在村里到处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还有其他手段所得的钱财之物,都是在家里处理。

他听说李正明今天不在家了,他想借这个机会来翻一下证据并拍下来。

这是他唯一能够解除两万块钱的手段了。

“咦?我去……”

许奇刚经过一个窗口,没想到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娇嫩如水的美女正在浴室的灯光下冲着澡。

二十三四的年龄,身材曼妙如玉,看得许奇眼睛都直了,不住的咽着口水。

这女人许奇认识,是村霸赵天霸的妹妹赵欣,是村里有名的一朵花,也不知道被李正明用了什么手段,把黄脸婆给休了,新娶了这嫩得出水的小俏媳妇儿。

“嘿嘿,有便宜不占是混蛋,李正明,老子今天就绿了你!”

许奇眼中冒光,他天生就是胆大包天的主,突然间让他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他绕过去看了一下,这赵欣胆子也够大的,门都没关。

这一刻,许奇心脏砰砰直跳,特别是透过门缝,一眼就看到了里面那娇媚动人的身体,这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老子还是个处呢,今天姓李的恶棍不在,黑灯瞎火的,指不定赵欣半推半就就让我给办了。”

思来想去,犹豫了半分钟,许奇心跳中速,壮着胆子砰的一下把总电闸关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赵欣竟然连叫都没叫一声,好像是一点儿也不奇怪。

“都这步了怎么能怂?上!”许奇头一次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心里多少紧张不已经,但也非常果断,收好手机,直接冲进了门,在赵欣一阵娇呼中,将她搂在了怀里。

入怀满身的柔软,他一双手相当不老实的就伸了过去搂住了她。

“死鬼,你急什么?反正那死肥猪又不在。”

赵欣反搂着许奇,身体紧紧的贴在他身上,娇声娇气的说道。

娇媚的声音让许奇骨头都酥了,差点儿迷醉在她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和满身的芳香里。

赵欣那满身掐得出水的肌肤让他沉醉得难以自拔,上下其手,已经将赵欣一把扑倒在了浴杠里。

他的嘴已经印在了她润红诱人的嘴唇上。

“唔唔……”

赵欣发出几声吃痛但又兴奋的shen吟,搂着许奇在浴室中尽情的享受着。

忽然,她舔了舔嘴唇,竟然感觉不过瘾,一把将许奇推起来,一把将他裤子脱了下来。

许奇心里一惊!这女人怎么这么猛。

可就在这时,突然,咔嚓一声,房间的灯开了。

四周在这瞬间被照得灯火通明。

只见一个矮胖子黑着脸手里持着一根棒球棍粗的木棍,目光冰冷的走了起来。

“赵欣,你可真对得起我啊!”

看到赵欣要伺候另一个男人,李正明气得胸都快炸了,但是当他看到许奇时,整个人一愣。

怎么不是赵天霸?

消息不是说,赵天霸和赵欣这对表兄妹背着自已偷xing吗?怎么换成了许家那小子?

这一刻,许奇也懵了,不是说李正明今天不在吗?为何突然出现了?

最震惊的是赵欣。

“啊?你不是霸哥……”

赵欣在看到许奇时,整个人吓了一大跳。

她脸色羞得恨不得要跳楼。

与此同时,在外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透过灯光看到了这里的一幕,心头一阵惨白,哪敢发声,急忙连滚带爬的逃了。

“许奇,你好大的狗胆,连我老婆你都敢动?我看你是活腻了!”

李正明气坏了,他恶狠狠的瞪了赵欣一眼,上来就是一脚将她踹翻,紧接着一棍砸向许奇。

许奇刚提好裤子,一棍砸下来,直接砸在他背上,砸得他差点儿背过气去,瞬间倒在了地上。

“该死的东西,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我就不姓李!”

李正明怒火中烧,提着棍子要再次打来。

许奇也怒了,人死鸟朝天,谁怕谁啊?

他顺手抄起了墙角一块用来垫水池的砖,砰的回身要砸过去。

哪知李正明虽胖但反应却超快,提前一棍子砸在许奇胳膊上。

“啊!”

许奇一声惨叫,手中的石头掉在地上,他人痛得倒地,头一下磕在了那拳头大的石头上面。

“妈的,你还敢偷袭我?我弄不死你!”

李正明挥棍而上,就在靠近的瞬间,许奇猛的起身,一石头砸在李正明脚上,痛得他一声惨叫,杀猪一般的声音传开老远。

“赵大美女,我过两天再来找你玩!哈哈!”

许奇抹了把头上的血,提好裤子,目光兴奋的看了赵欣了眼,扭头就跑了。

他可没偿到赵欣伺候自已的滋味,但不介意去恶心一下她,顺便气一下李正明,给他头顶加点儿颜色。

一直跑出老远,许奇这才听到李正明杀猪般的怒吼声。

“许奇,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许奇不屑的撇撇嘴,转身就走,他并没有发现,自已刚才手中捏着的石头已经没入了他体内,他还以为自已丢了呢。

“想不到,赵欣竟然经常跟赵天霸暗通,哈哈,今天反倒让老子捡了个便宜,没拍到证据也值了!”

“不过,家里是不能去了,李正明极好面子,他一定会去我家找我,但如果找不到我,也不敢大张旗鼓。我去哪儿呢?”

许奇挠头想了想,忽然,他看到不远处出门倒水的孙寡妇,顿时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哈哈,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