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佳人无名

寅时五点刚过,远处的天空也才稍微露出一点微白,整个大地还是笼罩在一片似夜非夜的暗蓝色中。

正是黎明,也正是所有人睡的最沉,警惕性最低的时候。

刘协从那早已经乱作一团的龙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昨晚直到半夜两点的激战,累坏了小婉君,直教小丫头连连讨饶,甚至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但是对于刘协的体格来说,却还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

刘协换上一身劲装衣袍,转身再看看犹自睡的甜美的董婉君,那身下,已是斑驳的落红片片。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几道血痕,刘协不由得摇头轻笑,暗想这丫头初经人事,自己是否出手过重了些?

看起来不到日上三竿,婉君是别想醒了。刘协便也放下了心,董婉君不醒,他每天早晚的锻炼却是不能耽搁的,刘协对于现在这个身体还是不太满意,比起以前特种兵王那健壮如虎狼的体格,这个皇帝的身体还是显得太脆弱了。

出得门来,小心避开岗哨。之后几下闪身,刘协轻车熟路顺利溜进了那荒院之内。

来到院内,刘协忽然发现往日空无一人的荒院,此时却多了一个人。这人抱着两把剑,靠着院中一棵老槐树的树干,似乎是睡着了。此人身边还放着一个方盒,也不知盒内装的什么。

刘协一看这人,忽然懊悔的一拍脑袋。坏了,昨日只顾着与婉君缠绵,却将与这丫头的约定给忘了。

这老槐树下睡着的人,不是曹节又能是谁?

此时正逢春深露重,几滴露水从槐树上滴落下来,滑进曹节雪白的脖颈之中,激得曹节猛然打个冷战,却又沉沉的将头垂了下去。看来是困极了,看这样子,再过一会儿曹节非得感冒不可。

刘协看得心疼,走近曹节,却看到她眼眶通红,像是哭了许久。

刘协低声唤道:“姑娘,姑娘,你醒醒,你怎么睡在此处了?”

一边喊着,一边还轻轻推了推曹节的肩膀。

曹节果然有了反应,从梦中不情愿的醒了过来。而一睁眼看到刘协后,曹节先是一怔,之后眼中却是燃烧起无尽的怒火!

“啊——!”曹节怒吼一声,以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拔出长剑,向刘协疾刺而来!

刘协吓了一大跳,心说这是跟我结了多大仇啊?不过想归想,恶招临头,刘协依然不敢大意,连忙向左一个闪身,之后突然变换方向,向右闪避而去,原来向左只是虚晃一招,为的就是带偏曹节剑锋的走向。

曹节这一刺毫无意外的落空了,但曹节并未就此停手,反而一声厉喝,再度提剑斩来!

曹节的心情坏透了,实在是坏透了。自己昨天晚上刚刚跟父亲吵了一架,一赌气却是一天也没搭理父亲。

一整天下来,自己都没有什么好心情,只有想到晚上能见到那个家伙,可以学他的武功,心里这才稍微舒坦一些。

于是天色刚见黑,自己就换上盔甲,迫不及待的往这荒院中来了。为了见他,自己还特意多准备了一把剑,这是准备送给他的。不仅如此,还从父亲那偷来了一盒塞北贡酥,这东西平常人家根本吃不到,也是想拿给那家伙尝尝新鲜。

虽然知道这家伙绝不会是千里卫,虽然知道这家伙的身份存在着天大的疑点,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对他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亲近和信任。难道这就是娘亲说过的,那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么?

哎呀,一个姑娘家家的乱想这些,真是羞死人了。

然而,自己满怀着期待,早早来到这荒凉的偏院之中。等啊等,直到寒夜已深,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等来。

一开始,自己还在说服自己。也许他很忙,会来晚一些,也许他不太会算时间,所以耽误了,也许他迷了路,也许......

在无数个也许都化成泡影之后,曹节终于明白。今夜,他不会来了。

那个和自己约定好今夜见面的人,那个让自己看到第一眼就觉得信任的人,那个自己给他准备了一盒酥的人......他把自己丢在这寒风里,弃在这荒院里,抛在这冷夜里。他,不会来了......

曹节委屈的流下了眼泪,阵阵冷风呼啸在荒院里,给这个曾传闻闹鬼的荒院更增添了几分恐怖气息。曹节害怕,委屈,被寒风冻得瑟瑟发抖,但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她发誓一定要等来刘协,直到天明,她要一直等下去。

就是怀着这种心情,曹节在四点多的时候终于熬不住了,于是昏昏沉沉的靠着老槐树睡了过去。

此时被人叫醒,曹节一睁眼,看到的正是那个自己等了一夜的人。曹节心中一开始闪过了一丝“他终于来了”的欣喜,但立刻,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就将这欣喜掩盖了过去。

他骗了我,他骗了我!他辜负了我,他辜负了我!

现在曹节满脑子都是这两句话,其愤怒程度也就可想而知,而由此,她下手也是越来越狠,刘协越闪,她出剑就越凌厉,看样子势要将刘协斩杀于此地不可。

刘协哪能知道曹节受了多少委屈,不过从曹节现在的表现来看,刘协就明白,自己不让这丫头砍一剑,这关恐怕是过不去了。现在这丫头根本不听自己解释啊。

于是,连连闪躲的刘协,猛然间将身形顿了下来。此时曹节正是含怒攻来,一剑正刺在刘协左肩上,顿时一道血箭从刘协左肩飚出。刘协吃痛,“咝——”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丫头下手还真狠啊。

眼看着一剑刺中目标,曹节也有些慌了。她本来就只是生气而已,并不真的打算伤了刘协,此时见刘协受伤,满腔怒火顿时消去了十之八九。

曹节顾不得生气,弃了剑跑过来替刘协按住了肩膀的伤口,同时带着哭声道:“你怎么不躲了?你为什么不躲?”

刘协因为受伤,脸色显得有些发白,他勉强的一笑:“我知道我惹你不高兴了,没关系,如果这样能让你消消气,也是好的。曾经,有一个约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遵守。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说,我一定不会失约,我会教那个姑娘每天学习我的武功,我愿意每天陪着她。如果给这份陪伴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说完这段话,刘协在心里默默的给星爷点了一万个赞,然后眼眸温情的直视着曹节。

面对如此的道白和直视,曹节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又怎会承受的住,顿时,那满腔怒火烟消云散,只觉得此时的刘协是对她最好的人。

多日来的委屈再也控制不住,曹节哇的一声,扑进刘协怀里大哭起来。

“咝——”刘协又痛呼一声,曹节这一扑再度牵动了他的伤口。曹节满脸愧疚的放开刘协,红着脸想了片刻,忽然道:“你把眼睛闭上。”

“嗯?怎么了?”刘协觉得奇怪,不过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曹节确认了一下刘协的眼睛没有睁开的迹象,连忙跑到老槐树后面。刘协只听见“刺啦”一声撕布料的声响,不多时,却觉得左臂上好像被绑上了什么东西,同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左臂传了过来。

刘协下意识的凑过头去嗅了嗅,却听得曹节羞怒交加的道:“混账,你......不许闻!”

这下子,刘协再迟钝也知道曹节绑的是什么了。这丫头肯定是将自己贴身的小衣撕下来给自己当绷带了。

在这个时代,一个姑娘能为一个大男人做到这一步,实在是相当难得,而她是什么心思,刘协也能猜到个十之八九了。

“好了,睁开眼吧。”

刘协闻言,乖乖的睁开眼睛,果然曹节脸色通红,盔甲略显凌乱,显然是撕下了里面的内衣。

刘协心下感动:“丫头,你今天太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还到这来找我,我一定会来,决不失约。我把自己所学的一切,都教给你。”

“嗯,你可不许骗我第二次,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曹节瞪了刘协一眼,恶狠狠的道。

双方立下约定,这才各自离去。而这一次,却又没有问对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