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忠与奸

曹操踏进司空府的一瞬间,天空终于承受不住雨云的重力。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伴随隆隆雷声,黄豆粒般的雨点倾然而下。

“阳春三月里怎么会有如此雷雨?”曹操冷哼一声,却是抢过门岗卫士为他撑着的伞,脚步不停的道:“通知几位先生到我书房来。”

......

程昱来到书房门前,先掸了掸身上的雨水。雨势太大,程昱虽打了伞,却也有不少雨珠被风吹到了身上。看着这天气,程昱不由得担忧起许昌的堤防来。不过程昱也知道,如此时刻,曹操关心的重点肯定不是堤防的问题,而是......

心念及此,程昱推门而入。书房内一直盯着墙上地图的曹操转过头来,冲着程昱笑笑,示意他先坐下。而旁边的座位上,早有一位穿天蓝色鹤氅的年轻谋士在自顾自的低头品茶,看样子已经等候了多时。

程昱在他身边坐定,几次想要问他些话,却都被这人以眼神制止。

书房里的气氛寂静的可怕,只听得见窗外的雨声,天际的雷声,以及年轻谋士的饮茶声。

良久,良久......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曹操终于轻叹一声,转过身来问那年轻谋士:“奉孝,他今天是不是不会来了?”

曹操没有说明“他”是谁,但程昱和郭嘉却都明白。

郭嘉放下茶杯,望了一眼对面空出来的位置——那位子本是荀彧的。

郭嘉笑了笑:“主公不要多心,天子险些遇害,或许文若心里有些不快,这也正常。不过他会来的,该来的人总是会来。”

曹操闻言一笑:“那好,今日之事,我想不必我多说,你们二位自然明白,而我现在需要一个答案。这答案如果估计不错,应该是某人的名字。这人......”

“正是刘备!”程昱望着曹操的眼睛,声音果断决然。

“陛下遇害,下毒者绝对是刘备。”郭嘉也轻声附和道,“自从主公将刘备从徐州带回来,他表面上在家中种菜,实际却早有困龙升天之志。皇上给了他皇叔的名号,再加上刘备素有仁德之名,陛下一死,刘氏皇族自然以三人马首是瞻。一则是荆州手握重兵的刘表,二则是占据益州天险的刘璋,三就是他刘备刘玄德。

刘表刘璋皆远离皇都,故而若皇帝驾崩,许昌城皇室之中,自然就要刘备来统领全局。如此一来,刘备就相当于有了跟主公对抗的政治资本。哼,‘仁义’这东西,比刘备手上的双股剑可要锋利多了。”

之后,似乎是说话太多,郭嘉不禁轻轻咳嗽了两声,脸上也浮现出病态,这病态给他原本俊秀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异样的邪魅诱惑,但又让人觉得这是天妒英才。

曹操看着谋士的身体状况,不由得轻叹一声:“奉孝,今日就到这里,你先回去吧。”

“没关系。”郭嘉止住咳嗽,低声道:“老毛病了,不碍事的。问题在于,如果皇上真的死了,没人会怀疑是刘备做的。主公不要忘了刘备的‘投鼠忌器’。那时关羽做出杀主公的姿态,结果被刘备喝止,我认为那就是他事先安排好的一出戏。

刘备为了保护皇帝,连杀主公的机会都放弃了。这样一来,如果皇帝驾崩,那嫌疑最大的自然是主公,天下舆论也将对主公不利。那些忠于大汉的臣子们,届时恐怕要纷纷弃主公而投刘备。刘备杀一人,却得万人之心。不得不说,这一步棋实在高明。”

程昱却忽然道:“主公,现在我所担心的,倒不光是内因,而是内外勾结。皇帝驾崩,刘备固然是受益者,但最能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的,您认为是谁?”

曹操不假思索,毫不犹豫道:“河北袁绍!”

“不错!”程昱的眼中闪过一道利芒,“怕就怕此事是袁绍授意,刘备实行,里应外合专门对付主公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需要考虑到,皇族之中,甚至我军文臣武将之中,有多少人是与袁绍有联系的。这些人一日不除,恐怕就是芒刺在背。”

曹操无言,只是盯着自己的衣服。良久,低声道:“衣服旧了,换身新的吧。”

程昱又道:“其实这一切的症结所在,还是刘备。此贼怀虎狼之心,拥大义之名,外施仁德,内修权谋。若不除之,早晚是我军大患。”

“杀刘备?”郭嘉轻笑道,“怎么杀,凭什么杀?因为他谋害天子?我们有证据吗?其实袁绍现在巴不得我们杀了刘备,这样一来,我们就坐实了谋害天子的罪状。届时刘氏皇族人人自危,纷纷倒向袁绍,那我们奉天子以令诸侯,也就成了空谈。显然刘备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故意把自己摆在明处,我们杀他,反而显得我们心中有鬼。有恃无恐,真是有恃无恐啊。”

“刘备虽然有恃无恐,但他绝不会甘心在许昌种一辈子菜的。”随着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一位头戴纶巾,面如美玉的儒生君子缓步走了进来,坐在了曹操左手边那一直空着的位子上。

“文若,因何来迟?”曹操盯着来人,语气出奇的平静。

“计算一些琐事,故而来迟,望主公见谅。”荀彧浅施一礼,“主公真有杀刘备之意?”

“诚然。”曹操点头,“文若,你有什么计策?”

荀彧轻轻点了点头,却道:“袁术快要完了。”

这本是和杀刘备毫不相干的一句话,但在座的几人谁都没有提出异议,因为几人都知道,荀彧这样说,必然有他的用意。

“袁术虽日薄西山,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手下还有些战力,所以我们不妨前去招降他。”荀彧平静的道。

程昱皱了皱眉:“文若,把袁术逼到今天这步田地的就是我军。现在我们去招降他,以袁术的个性,他会归附我军么?”

“当然不会,否则他也不是四世三公袁公路了。”荀彧的神色依然平静,“所以,与其说是招降他,不如说派个人去威胁他。态度要蛮横,要强硬,最好能让袁术气急败坏。”

“然后,袁术就会变成我们的死对头。”郭嘉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妙策,妙策。如此一来,袁术就会不顾一切的打击我军,因此他反而会放下成见,率军去投奔袁绍。”

荀彧盯着房间墙壁上的地形图,轻声道:“袁术投河北,徐州是必经之地。但现在徐州的车胄兵力并不多。”

“也就是说,需要有个人率军去徐州拦截袁术。”郭嘉又笑道,“此人正是刘备!”

“我明白了。”程昱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刘备一旦入徐,就等于是龙归大海,他是万不愿再回许昌的。如此,则刘备等于是背叛我军,他的身份就变成了叛贼,我军讨伐叛逆,师出有名,刘备则作茧自缚,声望一落千丈。”

“还有一点。”郭嘉补充道,“刘备带的都是我军士兵,只要我们在里面安排一部分亲兵混进去。届时战端一开,刘备士兵皆向我军倒戈,我倒是很想看看刘备身边只剩下他的两个兄弟时,他的表情会多么精彩!”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程昱道,“如果刘备不反,而是堂而皇之的回了许昌,那应该怎么办?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白白给了刘备一个升迁的机会?”

“那就要看主公的演技了。”荀彧微微一笑,“我这一计叫做‘打草惊蛇’。第一条蛇是袁术,惊他不难。第二条蛇刘备,要惊他,可就得主公亲自出马了。”

一直旁观的曹操闻听荀彧此言,也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许昌的青梅快要熟了,正可用来煮酒啊。”

四人眼神交换,之后不约而同,会心一笑。

只是曹操不知道,在不远的许昌皇城之内,有人得出了和他们十分相似的结论。

“杀我的肯定是刘备,也正因如此,曹操肯定不会留他。你看着吧,过不了多久最迟一个月,曹操就会有所行动了。”刘协揽着董婉君,一起坐在寝宫外的石阶上。虽然几十步外就是曹休的千里卫,但刘协依然在和董婉君讨论着这种诛心之言。

刘协毫不担心自己的话会被窃听去,身为特种兵,他将自己音量控制的很好,同时也带着董婉君变成了相似的音量。两人现在的对话,在外人听来就像是情人之间耳鬓厮磨。

“陛下。许昌真是个可怕的地方。”董婉君轻叹一声,满目哀伤,渐渐闭上了眼睛。

“不用怕,婉君,我会保护你的。”刘协柔声道。

“嗯。”董婉君红着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夕阳给两个相互依偎的人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黄,时间静如一幅定格的画卷。拥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刘协更加坚定了信念。他要保护董婉君,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哪怕是.......拼上自己这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