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春暖夜色

午后的阳光懒散的洒落在身上,照的人暖洋洋的。刘协打了个哈欠,哎,春困秋乏呀。

然后,刘协继续盯着眼前的棋盘,盯了半晌,最后像是要把棋子摁碎一般,一颗白子狠狠敲落下来。

“陛下,落子无悔哟。”刘协对面的董婉君不由轻笑道。

“无悔!”刘协咬着牙又看了一阵棋盘,方才道,“我就不信了,你这丫头连胜我七盘了,我还不能赢你一局了?”

董婉君无奈的摇摇头,轻轻落下一子:“很遗憾,陛下,第八局您也输了。”

刘协闻言,单手捂脸沮丧的垂下头,小声道:“靠。”

这是刘协遇见曹节那晚之后,第二天下午刘协闲来无事,一时兴起打算教董婉君围弈之道,可没想到小婉君居然是此道高手。俩人在一棵老槐树下摆上棋盘对弈了一下午。

别人玩围棋基本上一局也要一个小时左右,刘协倒好,一直保持着半小时输一盘的优良战绩,最后弄得董婉君都不忍心赢他,开始故意放水了,可叹刘协依旧不是董婉君对手。

刘协只恨这年头怎么没有弄出个象棋来呢,要玩出车跳马这小丫头肯定不行啊。

“哎?有了!”心念及此,刘协忽然灵光一闪,“小婉君,咱们别这么玩了,四个围一个就吃了,多没意思。我教你一个新玩法,这是我自己琢磨的,你可别告诉旁人啊。”

董婉君看着刘协跟小孩子发现新玩具一样的兴奋表情,也不禁失笑道:“好好,婉君绝不会向别人说的。却不知陛下说的新玩法是什么?”

因此时庭院之内还站着曹休的千里卫,故而婉君在人前还是要恪守礼节,称刘协为“陛下”。

“来,咱们这样玩。还是这些棋子,咱们不围对方了,而是把自己的五个棋子连成一条线就算赢,不管是横线竖线还是斜线。当然这过程中同时也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用自己的棋子阻挡对方连线,听明白了吗?”刘协一脸认真的道。

董婉君点点头,似乎.....没什么难的。

刘协得意的一笑:“你这别小看这种玩法,这里面可是包含了天地哲理的。”

得,一个五子棋让刘协这么一说,还成了不起的东西了。

“只不过,陛下。这是按照您的规则,所以如果这样我要再赢了您,可不能白赢哦。”董婉君撒娇般的道,小女儿的媚态不经意间流露,直让刘协看的心跳加快。

刘协当即笑道:“哦?小婉君,那咱们还要跟赌点儿什么吗?你说吧,想赌什么?我就不信这次我还赢不了你。”

“婉君想让陛下答应婉君一件事。”董婉君卖了个关子,“至于是什么事,一会儿再告诉陛下。”

刘协看了董婉君一眼,心说这丫头该不会罚自己喝凉水吧?应该不至于。

当即刘协也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我要赢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一边说着,刘协心中一面邪恶的想着要如何收拾这个丫头,这丫头让自己惯的越发没大没小了,这可不成,得让她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啊。

约定好之后,双方摆开棋子,又是一场鏖战,直杀得天昏地暗,白日无光......好吧,意思就是从午后又一直下到了晚上掌灯时分。

“我又四连了,陛下,你阻我哪一边?”董婉君落下一颗棋子,同时笑看刘协。

这时候刘协都快崩溃了,他心里反复回荡着自己的咆哮声:“这不科学这不科学这不可学!!!”

除了第一盘董婉君因为不太熟悉套路而输给了自己,然后从第二盘开始,两个小时之内自己又连输了十盘,比围棋输的更快。这丫头简直是个怪物!

“不下了,走,回去吃饭.....不是,那个用膳。”刘协无奈的瞪了董婉君一眼,董婉君也不以为忤,收起棋子跟着刘协回了寝宫。

用膳沐浴皆毕,夜色已浓,月华正散发着淡淡的温柔光辉。刘协准备哄着董婉君先睡下,然后半夜再溜出去,却不想两人刚躺倒在床上,董婉君却柔声道:“夫君,你白天答应我的事,可还算数么?”

刘协一怔:“你是说.....赢棋那个?”

“正是。”董婉君眼波流转之间,似水温柔,含情脉脉,真是百炼钢能为之绕指柔,“你说过要答应我一件事的。”

刘协点点头:“好啊,你说要我做什么?”

董婉君脸一红,之后沉默片刻,似乎暗自鼓起了勇气,这才道:“夫君,今夜,婉君能请你别出去了吗?”

“啊?”刘协闻言一惊,“你...你怎么知道......”

董婉君红着脸钻进刘协怀里,这才低声道:“其实每天你一离开,我就会醒了,等到你回来,我又会赶紧假装睡的很沉。其实,你在不在婉君身边,我能感觉得到,真的。身边没了你的味道,婉君真的睡不安稳呢。”

听到董婉君这依赖的话语,刘协心中又如何能不感动?他轻轻抱着董婉君,低声道:“好,我答应你,今晚就陪着你,哪儿也不去了。”

“嗯。”董婉君轻轻点头,身子更贴近了些。

“晚安,婉君。”刘协浅笑着道。

但董婉君却轻轻摇了摇头:“早上的时候,伏姐姐告诉我,所谓的侍寝,不是说这样睡着了就算侍寝的......所以,所以......”

话说到一半,董婉君已经脸色通红,羞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刘协听得怪异,问道:“所以?”低头看去,董婉君的脸早已如红布一般。

刘协就是傻子也明白董婉君的意思了,不过他并未立刻急着回应董婉君。像董婉君这样一个温柔青涩的小丫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不易。

本来刘协觉得董婉君现在也才17、8岁的年纪,怕她羞于人事,但今晚她竟主动起来,这倒让刘协大为好奇。

不过刘协旋即也想到,现在这个时代,十五岁都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董婉君都已经十八岁,自己看来可能觉得小,但按照这个时代算起来,确实算是大姑娘了。

刘协有心逗她,故意装作不解,反而将手伸到董婉君脑袋上:“婉君,你脸好红啊?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不是,不是......”董婉君都快急哭了,想说话半天却也说不出来,最后却一转身,从床下拿出一壶酒来。

这是董婉君晚上特意准备的,就是怕自己没有胆量把话说出口。此刻婉君又羞又急,举起酒壶来却是一饮而尽。

之后,董婉君一把丢掉酒壶,那双眼睛却越发明亮起来。

“呼.....”董婉君长出了一口气,一翻身直接坐到了刘协身上。

“婉君,你要做什么?”刘协不禁笑道。

董婉君撕开刘协的上衣,露出他坚实的胸膛来,之后娇媚的笑道:“陛下,良辰美景,斜月低悬,陛下可解风情么?”

刘协一时间苦笑不得,自己居然被小婉君给调戏了?

随着酒意,董婉君的身体也渐渐炙热起来,她缓缓褪下自己的衣衫,露出白嫩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来,双肩,双臂......一个女人身上的无限风光,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灯火光辉之下,使得董婉君整个人都像是散发着光芒一般,那是暧昧的光,也是诱惑的光。

看到这些,刘协哪里还忍得住,直接一翻身,将董婉君压在了身下。

董婉君嘴里喷吐着湿热的气息,带着酒气,也带着如兰如麝的少女幽香。此时董婉君的声音简直柔媚入骨:“陛下,你便要了臣妾吧......”

这一声“陛下”,不但没有让刘协反感,反而激起了他心底最原始的征服欲望!

刘协紧紧抱起董婉君,向着她娇嫩如花朵般的红唇上吻了下去。董婉君动作笨拙,却也热烈的回应着......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屋外偶尔刮过冷风,屋内则是在喘息声与娇呼声中,灵魂最深处的火热碰撞。

春意,越发的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