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奇兵利刃

“陛下,下毒者现在还没抓住。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了。”这是刘协来到东汉的第十五天,曹操第二次来见他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此时的曹操早已经没了初次相见时的憔悴,他意气风发更胜往日,气虽盛却不凌人。那是一种沉积多时的真正上位者的气势,刚而不欺,坚而不折,可黑可厚,收放自如。

刘协依旧坐在寝宫的床榻上,只是面色比起前时已经红润了许多。刘协神色平静的望了一眼曹操:“要抓那下毒者,此事快慢,不全在于爱卿么?”

“听陛下此言,看来陛下依然认为是臣下的毒么?”曹操一双眼睛直射向刘协,仿佛要看破刘协的内心深处。

在曹操这双锐眼的直视之下,刘协连忙避开了视线,却怪声怪调的道:“朕怎敢怀疑爱卿呢?爱卿要抓凶手就只管去抓,反正清者自清,朕这条性命就摆在这里,若是有人硬要拿去,朕又有何办法?”

曹操怎会听不出刘协这语气里的意思,但他也无心辩解,只是轻叹一声:“陛下要坚持这么认为,臣也无话可说。正如陛下所言,清者自清。若是陛下坚持认为是臣下的毒,那么就算是臣宁负君,毋君负臣吧。”

“若没有其他事,可以告退了。”刘协似是不愿意和曹操再对话,故而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其实刘协哪里是不愿意,他是太累了,演戏演的太累了。下毒者最有可能是刘备,绝不会是曹操,因为只有保护好天子,才有曹操的今天。这一点刘协心里跟明镜一般,不过他可不敢明着说出来,第一是以真正汉献帝的智商,他未必能想到这一层,第二则是刘协决不能引起曹操的注意,如果刘协道破下毒之事的天机,曹操必定会心生警觉。

一个缺心眼的傀儡是很好用的,但一个心眼太多的傀儡,那就不得不防了。刘协正是想透了曹操的这层心思,才故意不给曹操好脸色看,让他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思想简单的汉献帝。但装傻其实是个十分有技术含量的活儿,尤其在曹操那双锐眼面前,好几次刘协都差点装不下去。刘协估计曹操要是再不走自己就真该露馅了。

“既是如此,臣告退了。哦,对了陛下,您让宫内匠师打造的铁器,他们已经打好了。只是臣不知道,陛下您做的这些,这究竟是什么?”曹操说着,从身边侍从手中接过一个红木的方盒,将其打开,里面各种形状的铁块,铁条,甚至螺丝,都整齐的码成了一排。

刘协轻轻吸了一口气,心说果然如此。这皇宫中就连匠师也是曹操的人,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给不同的匠师送去的都是各部分的零件,而且有的零件根本就是废品,是刘协故意让他们造出来做障眼法的,而且很多关键零件刘协根本没找他们做,而是打算自己用木制品代替。如此一来,再精巧的工匠也不会明白,刘协这是造出了一套领先这个时代一千七百多年的特种兵战术装备。

刘协眼望着木盒里面的零件,轻笑道:“爱卿也对这些小玩意感兴趣?这里面是我和兄长以前在洛阳时,闲着没事拿来玩的,让爱卿见笑了。”

曹操闻言,也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陛下了。臣告退。”说完,曹操放下木盒,转身出了寝宫。

刘协则如获至宝般抢过那个木盒,开始组装起来。不一会儿,一个用勺子和铁块拼起来的巴掌大的投石车便已成型。刘协顺手拿起一个螺丝钉放在投石车上,轻轻一弹,只听“叮”的一声,螺丝钉准确落在端着汤过来的婉君手中的碗里。

董婉君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却使刘协哈哈大笑起来。董婉君白了刘协一眼,走过来把碗放下:“瞧你做的好事,这还喝不喝了?”

“喝,喝。婉君亲手做的汤,不喝岂不是暴殄天物?”刘协端起碗来一面喝着,一面用余光悄悄扫了一眼门外,果然一个侍卫见到投石车的用法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岗位,想来是去跟曹操报告了。

刘协这才放下心来,这个投石车只是个没用的小玩意。刘协正是想到曹操定会派人监视,以了解这些东西的真正用途,为了让曹操对这些工具失去兴趣,刘协这才故意做出个玩具来给曹操看。反正这东西日后刘晔自然会给曹操提供的,自己将之提前两年做出来也没什么大碍。至于那些飞爪、手术刀、工兵铲,防毒面具之类的,刘协打死也不能让曹操知道其作用啊。

不过有一点倒是让刘协放下了心,估计听到投石车的消息之后,曹操对于这样一位“童心未泯”的皇帝,也应该不会太过注意了。

白天有婉君相陪,刘协也不至于孤单,不过他心里一直是心痒难耐,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试试自己这些工具的效果。

好容易到了晚上,一般来说刘协一定是要调戏一下小婉君,逗会儿闷子再睡的。但今晚却都省了,夜色方黑,刘协已经换上一身黑色紧身的夜行装,带着那小木盒,还有他自己枕头下放着的一个布包,一并出了寝宫。

在夜色的掩护下,刘协翻窗而出,脚步虽急却不发出一点声响。他以迅雷之速绕过门前岗哨,以他特种兵的潜行技术,这些一千八百年前的侍卫远不是他的对手。

刘协三转两转,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偏院之中。来到东汉这半个月,刘协一天也没闲着,他醒来当天晚上,就沿着许昌皇城整个转了一圈,最后终于让他发现了这么一个僻静的所在。

问及婉君,她说此地原本是嫔妃的住所,不过后来有两位嫔妃都病死在了这偏院,故而宫中流传着偏院不祥的谣言。那时候的人,对鬼神也还是有着敬畏之心的,说这里闹鬼,自然也没人敢近前来,甚至偌大的院子里,连个守卫都没有,若是刺客来行刺,此间可真是最佳的隐身之所了。

不过幸亏有这么个院子,刘协才得以瞒过曹操的眼线,在此地锻炼他今生这个文质的身体。这半个月来,每天的黎明和夜晚,刘协都会来这里练几套格斗术,再做些俯卧撑之类高强度的运动。另外刘协用木头做了一把类似军刺的短刀,力量一时半会儿上不去,那就只好先练练格斗技巧了。无论如何,总要有一技傍身才行,要不然在这年头,随便一个小兵就能挂了自己。

刺、旋、点、扫......一套精妙的格斗术从刘协手中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比起半个月前已经大有进步,看来这个身体的筋骨已经被刘协初步的活动开了。

刘协越使越顺手,一把玩具一样的木刀,在刘协手中竟使得杀气腾腾,每一击都充满了致命的危险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刘协正舞的兴起,浑然忘我时,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本能的危险感应。刘协不由得抬眼一看,正看到一柄泛着青色寒光的长剑向自己疾刺而来,转瞬间竟已至面前!

“来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