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子问天

古人云:“天行有常。”

在天道之中,生死开始轮回,因果成为宿命。

有人带着哭声,第一次睁眼看到这个世界。也有人带着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

天行有常,但,天意无常!

人在面对苦难时,天何在?在面对死亡时,天又何在?

天,公允乎?

权臣当政,枭雄乱朝。是帝王之罪,还是上天之罪?

天,有罪乎?

带着来自心底的质问,许昌皇城内,一个帝王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

火光,剧烈的爆炸,轰鸣声和热浪遮天蔽日般席卷了过来。

被灼烧的痛苦渐渐蔓延全身,但手中依然抓着那人的手。

之后,用剩下不多的力气将那人轻轻一松,终于送出了这栋立刻要坍塌的大楼。自己死不足惜,但一定要保住她的性命啊......

因为,那是自己所深爱的人。

意识到此为止,之后所有的一切,就全被这烈火吞没了。

特种兵少尉排长,在部队被称为“兵王”的刘协,终于和几十名恐怖分子一起,葬身在了这座埋着数百公斤烈性炸药的大楼之中。

......

“婉君,婉君......婉君!”迫切焦急的呼唤声,像是从意识的深处传来,那像是自己的声音,但自己听来却又如此陌生。

婉君,一个让刘协魂牵梦萦的名字。

刘协和婉君自小便是青梅竹马,到了高中以后也顺理成章成了恋人。曾经,他们彼此都坚信,这世上没人能将他们分开。

即便是刘协入伍之后,两人相隔百里,各自面对不同的诱惑,几年来却也能一直不忘初心,彼此间深深依恋。以致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说,这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但就是在这次反恐行动中,“新月圣党”——这个世界上恶名昭彰的恐怖组织在当地世贸大厦中埋下了数百斤炸药,并且绑架了二百多名人质,而这人质中,就有刚到本市,准备给刘协一个突然惊喜的婉君!

见到婉君的时候,刘协承认,自己的心彻底乱了。以至于到了最后,虽然救出了所有人质,但因为他的分神,还是让恐怖分子有机会引爆了炸药,于是他为了掩护其他战士,便与这几十名恐怖分子,同归于尽在了火海之中。

......

此间,或许是地狱吧?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简直像是一个虚无的存在。

刘协拼命的呼唤着婉君的名字,直到口干舌燥,精疲力竭,但最后还是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陛下,我在。陛下......”

忽然之间,好像有了回应。一个婉转动人却略显沙哑的女声,只是这黑暗让人分不清楚声音传来的方向。

刘协想着,要有光。

于是,这世界忽然有了光。

当然,这并不是大预言术,只不过是因为他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罢了。

阳光略微有些刺眼,他本能的抬起手挡了挡光,却发现这只手细嫩白皙,完全不像自己那满是老茧,充满爆发力的手掌。

刘协只是做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立刻听得旁边有人叫道:“陛下!陛下醒了!快来人,陛下真的醒了!”那喊声渐渐哽咽,竟似喜极而泣了一般。

“这是谁?她是在叫我吗?为什么叫我陛下?”

好不容易,刘协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但脑海中一种头痛欲裂的眩晕感觉却挥之不去,刘协晃晃脑袋,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于是立刻想到了上面三个问题。

刘协转了转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极为奢华的大床上,床上的被褥全都是用上好锦缎织成,明黄色的被褥上雕龙绣凤,端的是光彩夺人。

甚至于这床,以刘协的见识,甚至分辨不出这床的木料来,只是从这木料中却隐然传来一股天然的馨香之气,想来也定非凡品。这样一张床,恐怕是古董。按市场价格来算,恐怕不会低于三千万,如果在黑市甚至可能会炒到一个亿!

再向外望去,刘协看到自己正处在一间极为宽敞的房间内。这地方简直像是皇宫的宫殿,里面的布置古色古香,连窗户都还是木头的,甚至连块玻璃都没有,一切都是纯天然工艺制造。

而刚才在旁边喜极而泣的那个女人,此时正走到门口去接一样东西。她此刻背对着刘协,刘协只能看到她曼妙的背影,以及她身上的衣服。

“汉代的服装款式。”只消几秒钟,刘协立刻做出了判断。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头痛渐渐的退去,疑问却越来越多。

刘协可以肯定,这里不会是拍摄剧组。没有任何剧组会花这么多钱购办那样一张镜头根本不用拍到的大床,而且自己明明是在爆炸中牺牲了,此时又怎会好端端躺在这里?再者,这个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心念及此,刘协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是不是穿越了?

想到这里,刘协自己都荒诞,但再让他找能解释现在状况的另一个理由,却也找不出了。

“穿越么?这算是什么,补偿吗?”刘协心中自嘲的苦笑一声,“可是婉君,没有你的世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种马后宫,还是争霸天下?我可不是那种野心之人啊。”

“陛下,吉太医配了药来,你刚醒过来身子还很虚,先喝口药吧。”那女子方才敢情是去端药了,此时她捧着托盘,来到了刘协面前。

刘协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一见这女子的样貌,却不由得大吃一惊,甚至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婉,婉君!”刘协不由自主的大叫了出来,这女人虽然身穿汉服,但这一颦一笑,这眉眼样貌分明与自己的女友董婉君一般无二!

那女子被刘协这一声大叫吓得险些将手中的药洒出去,但旋即镇定了下来,面色狐疑的问道:“陛下,妾正是婉君啊。陛下何故大惊小怪呢?”

“什么?”刘协闻言,一把握住了这女子的手,“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你再说一遍!”

“妾,妾名婉君,是陛下钦封的董贵人啊。陛下,陛下您怎么......”这婉君现在真是被刘协的反应给吓坏了,暗想陛下这是怎么了?晕倒了一天一夜,醒来怎么得了失心疯了?

“你,你叫董婉君!哈哈哈哈!”刘协笑了,大笑,笑得畅快淋漓,“老天,你带我不薄啊!”

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不说,还把自己前世的女友也弄到这个世界了,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但只要有婉君在,此地即便是地狱,对自己而言也是天堂!

但笑道一半,刘协忽然不笑了。望向董婉君低声道:“把药放下,拿酒来,快。”声音虽低却十分急促。

董婉君不明就里,但还是依言放下了药碗,向门外的内侍太监吩咐了一声。不多时,一坛美酒已被端了过来。

然后,董婉君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只见刘协把药碗中的药全倒掉,以此装酒,倒了满满一碗一饮而尽。之后,这碗酒在刘协嘴里转了个圈,刘协漱了漱口就全给吐了。然后又是第二碗,第三碗......毫无例外,每一碗全都让他给这么漱了口了。

董婉君在旁边看着,心说陛下,您要实在不喜欢就别喝了,你这喝了又吐的,咱先不说浪不浪费了,您这是何苦来哉呢?

董婉君哪里知道,刘协刚才根本是又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圈!

刘协大笑之时,忽然发现从自己嘴里传来一股异样的味道。这味道虽然异样,但刘协再熟悉不过——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

自己的口腔内还有砒霜残留!刘协当即吓了一跳,看来这个身体的原主是砒霜中毒死的。现在自己还魂了,他体内的砒霜应该都已清除。但就口腔里剩下这点要是咽到肚子里,那恐怕自己死而复生之后,就又要生而复死,那他刘协可就要创纪录了——史上穿越人士最短命记录。

故而刘协赶紧要来一坛酒,借着里面的少许酒精,直到将嘴里的残留砒霜完全清除干净,这才放下心来。

一坛酒眼看就被刘协吐光了,董婉君怔了怔,旋即道:“陛下要不要再来一坛?”

“不用了。”刘协擦了擦嘴,展颜笑道,“我这人一向酒量不好,再喝容易醉。”

董婉君闻言不禁掩口轻笑。心说按照您这喝法,再喝十坛也不见得能醉啊,您全给吐了。

不过,陛下的笑容还真是好看啊。

董婉君红着脸,心里偷偷的想:“以前,还从没见陛下笑过呢。”

而正在此时,门口却传来内侍太监惶急的声音:“曹,曹大人到!”

还不待刘协反应过来,一个坚毅深沉的声音已经在门口响了起来:“臣曹操,特来拜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