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女人两巴掌

林娇儿却在心里大声喊道:“自己真没有选错人,身材真是一级棒,还真是没有亏待自己。”

“我来了。”色迷迷的林娇儿直接把铂文禹扑到在了床上。

可怜的铂文禹第一次有想哭的感觉,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像在被人沾便宜,还是很沾很沾的……

夜风微凉,鸟儿飞翔的翅膀划过夜色的迷茫,带来微凉的清香。

“我们再来一次吧。”林娇儿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铂文禹。

纵然林娇儿已经累的像散了架子,但是……,摸摸自己的肚子,为了保险,还是再来一次吧……

“再来。”铂文禹真恨不得给自己身下的女人两巴掌,她知不知道他们已经连续###第五次了,难道当他是种马。

林娇儿眼一斜,“难道你不行了。”那质疑轻视的目光还真让铂文禹无法忍受。

一把拉下自己身下的小女人,真是伤了他男人的自尊心。

“我们再来,我们再来。”也不知道夜色又过了几多,铂文禹再不顾及自己男人的自尊,使劲摇摇头,一咕噜趴在床上,累的睡了过去。

林娇儿伸伸自己腰酸腿痛的身体,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气:“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好累人啊!真不是人干的事情。”

头一歪,也累的趴在铂文禹的身上睡了过去。

在梦里,她梦到她生出了一对漂亮无比的双胞胎,都张的很像很像铂文禹,好帅,好漂亮,好俊美,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在后面追,然后,她们都讨好帅哥的老娘,无数金银财宝在林娇儿的眼前发光,闪的林娇儿的眼睛都变绿了。

在睡梦中笑的咯咯乱响的林娇儿一伸脚,把可怜的铂文禹从床上踹到了地上。

可怜睡的正香的铂文禹,只好哼哼叽叽地拖着自己惨遭蹂的酸痛身体重新爬到床上,裹紧被子离那个魔鬼女人远点。

等铂文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的浑身酸的动一下,都要散架了,他忍不住了一声,伸出手臂去摸身边的女人,摸了个空。

铂文禹勉强睁开眼睛,感觉到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的眼痛。

这里的山庄有些偏僻,很少有女人自己走的。

但对这个女人,铂文禹真是有几分害怕了,简直就是待狂,说不好就是个那个,真是满足不了。

他突然生出老了的心,还是伺候一个女人比较妥当,不服老也不行啊!虽然,他正值男人的花季年龄。

铂文禹伸出手,无力地掀开被子,眼睛却被床上那鲜红的东西吸引住了,他摸着上面已经干了的痕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她是第一次。”铂文禹立即被自己心里的想法给否决了。她是第一次,自己就好是处男了。

还没有第一次张的像她那样,该死的女人,态狂。

一身酸痛的铂文禹痛苦的咧咧嘴,又把自己扔回到了舒服的大床上,他有一种下不了床的感觉。

天!他让一个女人弄的下不了床,传出去,他都不用在道上混了,光让他那帮好弟兄也能把他嘲笑死。

可是,他浑身痛的比打了群架还厉害,多少次,天!这个该死的女人,简直就不是个女人。

美女与野兽。

到了他铂文禹这里就应该改成美男与猛兽了,可怜的铂文禹,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