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树林里的女巫

也不知道自己那个筋不对,答应了这个死女人的条件,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要皓,让她要皓去,也省的自己看着恶心反胃。

铂文禹看着林娇儿在他面前脱掉一件件衣服,脱的没有羞耻感,脱的姿势那样完美,像一场华丽优美的舞蹈。

他在心里猜测,他不会是观赏这场舞蹈的第一人,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人。

每露出一片洁白柔嫩的肌肤,铂文禹就不由得赞叹上帝造人之美。

月色洒落林娇儿在的身上,像是在她身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却又让人一探究竟。

林娇儿裸露着身子,缓缓地朝铂文禹走过去,像树林里的女巫,带着致命的感觉,却让人甘心为她臣服,为她向往。

铂文禹轻咬着嘴唇,嘴角有坏坏的笑,眼神如丝,闪动如火,“过来。”伸出手,看着林娇儿一点点的靠近。

耳边传来轻轻的喘气声和嘟囔声,“我想你。”

林娇儿的吻一点点的落在铂文禹的身上,凉凉的,过后,却像火一样燃烧着铂文禹的心。

“好”铂文禹的声音在那一刻变的沙哑好听。

看着林娇儿轻柔的小手解开自己衣服上的一颗颗纽扣,感觉到她的肌肤凉凉的,像一层薄薄的水,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皮带,半天却没听到皮带开扣的声音,甜甜的嘴唇,颤抖着咬住铂文禹的唇,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我解不开皮带。”

铂文禹想笑,却强忍住,看着林娇儿的脸在变红。

拥住怀里的小女人,肌肤向对。

却是最适合他的,有梦一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欢娱,只是想要的更多,紧握的双手在那一刻,感觉到快乐。

铂文禹亲昵地亲着林娇儿的脸颊,“告诉我,喜欢我吗?”

林娇儿嘴角露出甜甜的笑,眼里闪动着醉人的光,双手紧紧搂住铂文禹的腰,嘴唇慢慢地贴近铂文禹的唇,“我还想你。”

铂文禹的心在那一刻升腾燃烧,只因为怀里的女人那一声动人心魂的话,这也是天下男人最喜欢听到的,不管这句话是不是从一个陌生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同样给了男人爱的火焰。

喘气过后,铂文禹紧紧的搂住林娇儿的身体,嘴唇一次又一次咬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热热的吻。

林娇儿撒娇般紧紧抱住铂文禹的腰,趴在他健硕的身子上,眼神第一次清澈的像春天里的泉水。抬起头,看着透过窗户洒落在屋子里的月色,朦朦胧胧,飘飘渺渺。

林娇儿转过头,眼里有些嘲笑地看着闭着眼的铂文禹,棱角分明的脸,挺直的鼻梁,有这和自己一样薄薄的嘴唇,她忍不住用手轻轻的去抚摩他的脸,他的鼻子,他的嘴唇,还有他长长的眼睫毛和下巴,他的下巴刚窜出了一层短短密密的胡子,摸上去,扎的她手痒痒的痛。

闭着眼的铂文禹抓住林娇儿不老实四处游动的小手,放到嘴边轻咬住她的手指头,一颗颗的去咬,咬的林娇儿心痒痒的,恨不得想挠挠,林娇儿的另一只手自然就很不老实的从铂文禹的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