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一再的招惹他

林娇儿就把眼睛一瞪,满脸的凶悍,道:“你是不是后悔了,还是……哦!

嘿嘿,我知道了,你不行,对不对。”

“什么?不行。”

铂文禹觉得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难道她的眼睛就看不到自己身上的杀气吗?还一再的招惹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林娇儿眨巴眨巴眼睛,嬉皮笑脸道:“我可是很厉害的,你不行的话就早点说,别破坏了本姐姐的兴致。”

“该死的,还真有不怕死的。”铂文禹一个急转弯,晃荡的林娇儿脑袋在座位上来回乱撞。

铂文禹看着女人,落入他眼里的是,一张倔强,冷艳,还有一张不退缩的脸。

铂文禹不再去看那个讨人厌的女人,把车子开的飞快。

车渐渐的就偏离了闹市,路边的车辆和行人越来越少。

铂文禹又斜视了林娇儿一眼,林娇儿正一脸陶醉的傻笑,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周围的变化。

铂文禹真的有点头痛了,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把车开到郊区了,自己要是坏人的话,她的小命还有吗?

铂文禹停住车,转头,冷着一张脸看着林娇儿。

林娇儿这才停止了傻笑,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铂文禹:“就在这里吗?不过,好像也不错,那来吧!我准备好了,你先脱衣服,还是我先脱。“

听完林娇儿的话,铂文禹一口血差点没有喷出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傻还是假傻,真够让人崩溃的。

铂文禹忍着怒火,发动车子,车刺溜一声窜出去很远。

林娇儿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小子,和姐姐玩,你还差远了,不知道姐就是被人吓唬大的,为了我的儿,我忍了,等我有了儿,有你丫的好看的。”

到了这个时候,林娇儿还想着她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儿,也真是让人崩溃的主。

铂文禹直接把车子开到了茶园,这是铂家在郊区的一片农场,主要种植茶叶和果树,只有一个老管家和几个农夫在这里打理。

铂文禹很少来这里,来也是带女人过来。

他一向不喜欢开房,现在的狗仔队太专业,他可不想让他的头像刊登在二流的色情刊物上,那样,他家的老头子可是不会放过他的。

管家老秦,年纪并不大,四十来岁,身板硬朗,眼神锐利,一点都不像个在农场里混日子过的老人,反倒有几分黑社会老大的气质。

林娇儿看到管家老秦,明显的一愣,连脸色都微变。

幸亏铂文禹只把目光放在别的地方,才没有觉察。

老秦的目光锐利的在林娇儿身上上下扫视,唇角就有了笑意,热情的把两人让进屋子。

铂文禹这个时候到有了几分纳闷,秦叔可是最讨厌他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平时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怎么今天对这个女人这么顺眼。

老秦叫佣人给两人端上两杯奶茶,自己就笑呵呵地告退了。

我们家的少爷这次可有戏看了,真是可怜啊!可怜!好好的少爷,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真是太有戏看了。

铂文禹做在沙发上,看着眼前那个笑的嘴巴咧的老大,傻啦吧唧的女人,鼻子都歪了,真是越看这个女人越傻啦吧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