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不能无辜的白要

铂文禹真有打人的感觉了,要不是她是个女人,早就对她不客气了。

从皮夹里拿出一叠钱毫不客气地直接扔到了林娇儿的身上,道:“赶紧在我眼前消失,立刻,马上。”

林娇儿看着那叠钱,皱皱眉头,娇笑着一张张捡起来,又塞回到铂文禹的口袋里,“我这人是最有职业道德的,不能无辜的白要别人的钱,想让我离开他也可以,就看你的了。”

“我……”铂文禹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林娇儿笑嘻嘻地看着铂文禹,点点头,道:“实际,是我吃亏了,你看看那个皓人又干净,老实,还英俊好看,你再看看……”

林娇儿不屑一顾的眼神上下扫射了铂文禹一眼,眉头都皱起来了,好像她真的吃了很大的亏。

“什么?”铂文禹真的让这个女人弄疯了。

他身后的那两个保镖是真的想发生大笑,可老大他们实在惹不起,一个个真要憋成内伤了,

他们冷酷无情的老大什么时候让女人这么耍过,还真是让人记忆深刻啊!

要是让其他的两个老大知道了,不知道自己的老大还有没有面子在弟兄们面前混。

“不行就算了,等皓回来,就算你改主意了,我说不定也改主意了,还是皓比较好,干净……”

林娇儿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铁青着脸的铂文禹拖走了。

林娇儿嘴巴都笑歪了,OK了。

在经过柯小菲身边的时候,林娇儿表情愉快地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柯小菲捂住嘴,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等君少皓出来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白浩威和一个保镖留在原地等他。

保镖见到君少皓恭敬的迎上去:“皓少爷,少爷先回去了,说改天再和少爷吃饭。

“是吗?”君少皓苦笑着,眸子渐渐暗淡下来,心里竟然隐约的很不是滋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情突然变的很是糟糕。

“来吧!我们继续喝酒。”白浩威到心情甚好。

那是一辆漂亮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周身闪动着诱人的光彩,林娇儿的眼里闪过惊艳的目光,铂文禹觉得林娇儿和其他睡过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只有一点,比她们更漂亮,更有味。

两个人坐进车,林娇儿半闭着眼,很舒服地依偎进铂文禹的怀里,就像那个位置以前她就依靠过很久。

铂文禹的嘴角也挂上了笑,笑的很悱恻,很糜烂。

林娇儿挪动了一些娇懒的身子,亲热地伸出手臂楼住铂文禹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闭上眼,不再说话,但眸子里一片欢喜。

铂文禹发动了车子,驶进海边的大街。

海风夹带着腥味从海面上扑上来,吹拂着两个人,浑身立即有了凉爽的感觉。

林娇儿的手更紧紧地抱住了铂文禹,好象是怕铂文禹会消失一样。

林娇儿身上的那股浓郁的香也紧紧地包裹住了铂文禹,香的缭绕,香的悱恻,铂文禹不自觉地用头噌噌林娇儿长长的头发,嘴角有淡淡的笑。

林娇儿手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小腹,脑海里已经幻想着自己以后的宝贝叫什么名字好那?

昱、皓、剑,林娇儿越想越开心,好像孩子已经在肚子里似的。

铂文禹斜视了一眼,一脸傻笑的林娇儿,心里开始后悔了,模样满标致,就是看起来有点傻啦吧唧的,让人很是倒胃口。

“我……”铂文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