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尴尬的笑笑

泡凯子能泡到林娇儿这个水平也算是高手了。

此时,铂文禹的眸子就要喷出火来了。

狭长的眼角迷起,狠狠的瞪视着缩在君少皓怀里笑的风情万众的林娇儿。

假如眼神可以杀人,那林娇儿已经被分尸八段了。

林娇儿娇笑着,手臂像个八带鱼一样黏在君少皓的身上,丝毫不去管铂文禹杀人的眼神。

也许是铂文禹的眼神太过吓人,君少皓尴尬的笑笑,拉扯下林娇儿的手,和林娇儿一起做进铂文禹旁边的沙发里。

铂文禹一脸阴沉地看着林娇儿:“皓,介绍一下吧!她是你的新女朋友吗?不过……看着有些眼熟啊!好像刚才有个对我投怀送抱的不要脸的女人,张的就很像这位小姐。”铂文禹的嘴角挂着残忍的笑,说出的话更是残忍到了极点。

可林娇儿一点生气的表情也没有,而是笑的更加摇曳生姿,手更是不安分的在君上皓的身上来回游动,薄薄的嘴唇生生的挤出几个字,“是吗?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

铂文禹的脸立即黑线了,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男子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憋的脸红脖子粗的。

“该死的女人。”他最讨厌放荡的女人,急不可耐地夹在两个男人之间摇摆,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只是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脸厚的衣服。

君少皓也感觉到两人之间那浓浓的火药味,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也不知道帮谁比较好。

铂文禹从来不会为了女人发脾气,君少皓见到铂文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还以为林娇儿和铂文禹正在闹别扭那。

君少皓刚想解释,林娇儿就用手指温柔地堵住了君少皓的嘴唇,小脸也靠了过去,依偎在君少皓修长的脖颈上,享受着美男的气息。

眼睛却瞪视着铂文禹,笑的一脸阴险,“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但今晚过去,就不知道了,幸亏刚才……”

林娇儿娇滴滴的捂住嘴冲着君少皓娇笑一声,但眼角却很不屑地斜了铂文禹一眼,“不然……哪有这么干净可爱的男朋友。”

铂文禹听完林娇儿的话,脸立即青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什么意思?是说自己不干净吗?

自己比起皓来哪里不干净了。

林娇儿却不管铂文禹杀人的脸色,照样在君少皓干净透明的脸颊上来回磨蹭,看的铂文禹忍不住有杀人的感觉。

君少皓,夹在两人中间,真是浑身难受。

白浩威坐在旁边,只管看笑话,难得有这样的笑话看。

看着铂文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吓的君少皓赶紧推开林娇儿依靠在自己身上的娇躯,站起身,“不好意思,我去方便一下。”

火药味太浓烈了,还是躲一下比较安全。

君少皓一走。

林娇儿立即做直了身子,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铂文禹。

铂文禹气哼哼地一把抓住林娇儿的手,“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识相的就滚远点,否则,要你好看。”

“哎呀!我好怕怕啊!”

林娇儿嘴上说怕怕,脸上可一点害怕的表情也没有,眼睛都迷成了一条闪着光的黑球,很好,她要的就是这个感觉,感觉总比冷漠有戏。

“你既然不要我,自然不能妨碍我找别的客人赚钱,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看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