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顿时眼前一亮

林娇儿对铂文禹真是越来越满意了。

铂文禹闪闪放光的眸子此时正带着兴奋看向门口,这多少让林娇儿的心里很是不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值得他这么热情,比起自己的待遇来,可真是天和地的分别。

她顺着铂文禹的目光看向酒吧入口处,顿时眼前一亮。

从来没有见过看起来那样干净清爽的男子,一件亚细亚的格子衬衣,套着白色的休闲外套,一条亚麻色的牛仔裤,穿的非常有型,脚上穿着牛皮的软鞋。一脸的纯净笑容,干净清澈,印衬着潋滟光彩的眸子,让人忍不住被吸引。

这样的男人在阳光下,一定会散发出浓浓的温暖味道。

就是在这样糜烂的酒吧里,却也干净的让人不敢亵渎。

他看到铂文禹,嘴角挂上灿烂的笑,冲铂文禹走过去。

林娇儿眼睛一亮,站起身,趁男子从她身边走过的机会,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在外人看来,两个人的姿势悱恻极了。

君少皓很明显的吃了一惊,眸子错愕地看着怀里妖艳的女子,以前也不是没有碰到过女子纠缠他,但这么大胆直接扑到怀里的,她算第一个。

君少皓刚想把林娇儿推开,就听到林娇儿小声的说道:“帮我。”

君少皓一愣神,林娇儿已经紧紧的搂抱住了君少皓的腰身,声音呜咽:“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很好心的人,所以,你一定要帮我,我太喜欢禹了,可他不给我机会,只有你可以帮我,我只想和他共度一夜,我就心满意足了。”

“啊……”君少皓皱皱眉头,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一夜?

君少皓试图把林娇儿推开:“我……我没有办法帮你。”

林娇儿楚楚可怜地抬起头,眼睛里滚落了两滴还温热的泪珠:“你一定可以的,只要你搂住我,我就有办法让他答应。”

君少皓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心肠很软的男人,可就是硬不下心推开怀里的女子。

她的眼睛里还挂着两颗欲滴的泪珠,连眸子里折射出来的光,都是楚楚可怜的,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薄薄的嘴唇委屈的翘着。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有那样薄的嘴唇,薄的像一片红艳欲滴的花瓣。

有人说男子生就薄唇,最是凉薄,那女子那?

“帮我好吗?”林娇儿生生的又挤出一滴眼泪,心里却把君少皓的八辈祖宗都咒骂遍了,本姑娘以后让你丫好看。

君少皓咬着嘴唇莫名的点点头,连他心里都为自己的心软吃惊。

他心里有一丝莫名的不安,也不知道这样的不安来自何处,但他还是犹豫着伸手搂住了林娇儿的腰身。

那是很奇怪的感觉,他也搂过很多女子的腰身,却从来没有一个女子的腰身像林娇儿的腰身那样柔软浑圆,搂在怀里,像搂着一汪静止的水,暖暖的,慢慢的渗透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然后是大脑的柔软处。

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甚至她身上甜滋滋的味道都很让人舒服。

要是让他知道林娇儿的衣服可是她花了一天时间用熏香熏出来的,他一定会觉得浑身更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