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这是什么逻辑

铂文禹想笑,这是什么逻辑,第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话,却想不出任何语言反驳。

一片薄薄冰冷的嘴唇带着酒气贴到铂文禹的脸上,慢慢的往下滑,鼻息间闻到淡淡的花香,耳唇被轻轻的咬住,听到林娇儿微微的喘气声,声音不大,却足可以挑逗起铂文禹的兴趣。

铂文禹皱着眉头,毫不留情地伸出修长的手指抓住林娇儿的头发,把林娇儿直接从自己的身上拽了下去:“滚开。”

那副嫌弃的表情,好像林娇儿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瘟疫一般。

林娇儿刚想施展她美人的魅力。

就被铂文禹一脸黑线的冲身后挥挥手,那两个站在他身后冷酷无比的黑衣男子立即架住林娇儿的胳膊,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

柯小菲瞪大了眼睛,看着可怜的林娇儿很是没有自尊的摔倒在光滑的酒吧地板上,那短的不能再短的衣裙在她身上都快成了一块可怜的抹布。

柯小菲深呼吸着氧气,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好了:“真丢人!真的好丢人。”眼睛在四周撒拉,幸亏没有看到熟悉的人,不然她的面子可是丢大了。

实际,柯小菲也不想想,林娇儿是什么人,她怎么会允许熟悉的人出现在她可能丢人的现场,来破坏她非凡的演技。

当众出丑的林娇儿大大方方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顺便拽拽自己的衣裙,遮盖住自己修长的腿。

脸孔还是白嫩如玉,连点红丝都没有。

柯小菲真是佩服林娇儿,脸皮够厚的

铂文禹在笑,笑的很讽刺,笑的很悱恻,声音却冷的吓人,“我从不要送上门来的女人,更不喜欢主动的女人,请你走开。”

铂文禹冷笑地看着林娇儿风情万种地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喝酒还一边冲他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现在的女人真是脸皮越来越厚了,都赶上城墙厚了,他铂文禹今天心情好,否则要这个女人好看。

酒吧里立刻爆发出口哨声,吆喝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身上。

他铂文禹可不是个迂腐的男人,女人有时候也是可以拿来收拾的。

“墨,我们走吧。”柯小菲小声的在林娇儿耳边不住的嘀咕,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吓的停止跳动了。

林娇儿眼睛一迷,微微一声:“你什么时候见我林娇儿无功而返了。”

“魔鬼。”柯小菲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林娇儿一脸黑线的盯着柯小菲,吓的柯小菲赶紧低下头,咂着杯子里的洋酒,小声嘟囔道:“我说……我说这酒真好喝,真好喝。”

林娇儿恶狠狠地瞪视了柯小菲一眼:“好喝……那你就多喝点,小心别喝死你。”

“嘿嘿嘿……嘿嘿嘿……”柯小菲干笑了几声,嘴一咧,哭的心都有了,有这样的魔鬼好友,真是她的磨难。

林娇儿转过头,迷起眼,看向铂文禹,他怎么不上当,不是说他很风情吗?只要是漂亮的女人就能把他勾搭上,难道……

林娇儿可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魅力不够,该不会是这个风情浪子从良了吧!那就太不妙了。

“皓,在这里。”

林娇儿看着铂文禹微笑着站起身,冲酒吧的门口摇手。

别说这铂文禹笑起来的样子,比他冷酷无情的样子更迷人,林娇儿心里微微一荡,就是他了,我孩子的爹,就应该张的像他一样,冷的时候酷,笑的时候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