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眼中钉肉中刺

“听说阳城最有名最赚钱的就是邬长君的仙乐赌坊和烟雨楼了。”念芹累的气喘吁吁的,但是却依旧为能快速的打探到消息而自豪。

“那就不妨瞧瞧喽?”华瑶不假思索的起身,向路边的行人问路。

赌坊和青楼而已嘛,有什么好瞧的?念芹和红姑自是参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那个就是华将军家的六小姐。”

“是啊,看起来好像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让人厌恶啊!”

“女大十八变嘛,兴许是越长越好看呢。”

“哎哟,哪会啊?你没看见她老是用面纱遮着脸吗?如果好看的话,用得着遮遮掩掩的吗?估计那面纱下又是另一番世界。”

……

又是一群人在身后指指点点的,华瑶早就习惯了,所以并不在意。

念芹却有些听不下去了:“小姐,那些人真是可恶!你难道都不生气吗?”

华瑶无所谓的一笑:“市井流言而已,何必计较?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有朝一日他们必定会对我改变看法的,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不要急。”

红姑安抚似的拍了拍念芹的肩膀,二人继续向前。

“闪开!闪开!”随着喊声的临近,华瑶看到了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所有的路人均躲到了一边,唯有华瑶满脸愤慨,一动不动的站在路中央。

念芹和红姑正要上前拉她时,忽见她抓起路边摆着的长竹竿,飞快的迎上马车,照着马前腿关节处重重的一击。

“超速驾车!无视大家的生命安全!我摔死你!”

马儿一声长嘶,栽倒在地,马车也随之侧翻在了地上。

驾车的小厮打先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跑到倾倒的马车车舱旁,将里面坐着的华服男人扶了起来:“主子,你没事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想摔死我啊?”那个被称为主子的正是奉旨赶往华家商量婚期的邬长君。

只是儿时的一面之缘,他们又怎么会认得彼此。

“公子,对不起,我手中的竹竿不小心碰到你的马腿了。”华瑶将手里的竹竿一撂,转身得意的对他回眸一笑,款款的离开了。

邬长君却整个人都呆了。

第一次见到身手这么好的女人,而且她的打扮好生的素雅脱俗,遮在美眸下的粉红色面纱不仅没有掩盖到他的美丽,而且还给她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这是谁啊?”许久以后邬长君才从她千娇百媚的笑容中醒悟过来。

驾车的小厮用同样呆滞的目光看着华瑶的背影,摇头道:“这个真的不认识。”

回头看看倾倒的马车,他立刻就愁眉苦脸的躬身问邬长君:“王爷,马车恐怕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那些送给未来王妃的礼品有的也损坏了,这可怎么办呢?”

“愚蠢的奴才!本王爷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的就是钱,只不过损坏了一辆马车和几件礼品而已,值得你担心成这样吗?”邬长君没好气的看一眼打扰他欣赏美女的小厮,从袖子中掏出一叠银票递给他,“去!该买什么买什么去!别耽误太多的时间就行,我在附近的茶楼等你。”

小厮领命,迅速的退了出去。

华府的大厅,华凌峰正跟众家人喜气洋洋的谈论着郝亲王奉旨来华府商量婚期的事情。

华瑶急匆匆的赶回来,在大厅的门口深呼吸几次之后,端庄的走进了大厅。

“给爹爹请安!”

“大娘、二娘、娘亲、四娘,万福!”

“四姐、五姐安好!”

完完全全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华凌峰满意的点头,但是看着她的眼神却有些异样。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郝亲王的王妃人选是她,现在变成了华青霖,这之间他也参了言,现在面对面的谈论这件事,无疑有些尴尬。

“瑶儿,快起来!听说方才你到街上去逛了,可有喜欢的东西?”华凌峰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分明是想要引开话题嘛,看来他还是挺顾虑她的感受的,但是不知道这份顾虑是出于父爱,还是另有所图。

华瑶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丝诡异,索性顺着华凌峰的话题,颇感兴趣的说道:“女儿也没什么喜好的,只是想为娘亲添些衣服首饰而已。这么多年不在娘亲身边,我只想好好地尽尽孝心。”

华凌峰点头,这个女儿的确是变了,难怪那天皇上在他的面前会那么夸赞她,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开始欣赏她了。

不管她面纱下遮盖的那部分脸多么的丑陋,至少她有孝心、聪慧,而且还知书达理,有时候甚至看起来比华青霖更像大家闺秀。

“难得你如此有孝心,想要什么尽管去买吧,账房那边我会交代的,需要多少银子就拿多少银子,无须再向我禀报。”华凌峰刻意的给华瑶开了账房的绿灯,为的只是弥补心里的那一丝愧疚。

“谢谢爹!瑶儿听丫环说爹爹近几日总觉精神疲乏,无疑是每日里太多操劳所致,所以特意买了些补气养血的食材和药材,中午为你做些药膳进补。”华瑶乖巧的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让华凌峰颇为感动。

养了这么多的孩子,还没有一个会这么关心、体贴他的。

哎!都怪自己当初太以貌取人了!

“哼!分明就是献殷勤嘛!”一直坐在一旁愤愤不平的华青霖,终于忍不住的开了口。

华瑶不屑的瞥她一眼,然后故作委屈的说道:“五姐,你误会我了,我孝敬爹爹难道也不行吗?”

“当然不行!爹爹是我的,你这个丑八怪才没有资格叫她爹爹!”华青霖恼怒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霖儿!你这是干什么?她是你的六妹,也是我华凌峰的六女儿,不是什么丑八怪!看来是我太宠你了,所以你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骄横无礼!”华凌峰还是第一次对华青霖发脾气,整个华府都知道,他一向最娇惯的孩子就是她了。

华青霖满脸的委屈,小嘴撅得能栓好几头驴了。

颜璃自是心痛女儿,但是介于华凌峰在场,她并没有怒形于色,只是向华青雪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为华青霖解围。

“爹!五妹从小都是这样的直脾气,你就不要生她的气了,更何况今天是她跟郝亲王婚事落定的大好日子,不要因为小事破坏了我们华府的喜庆气氛。”华青雪温婉的一句话,立刻就将话题重新拉了回来。

华瑶看看表情依然有些难堪的华凌峰,再看看言莫愁那副为她担心的模样,大方的上前对华青霖笑道:“五姐,恭喜你!”

此语一出,所有在场的人无不震惊,原以为她会很失落的大哭一场,或者很生气的大闹一场,但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坦然的笑着去祝福抢走自己如意郎君的女人。

华凌峰心中的顾虑一瞬间消失了,这个瑶儿,还真是大度。

“霖儿,还不谢过你六妹!”华凌峰再次展开了笑颜。

言莫愁这才松了口气,就在刚才,她还担心女儿会因为这婚事而做出什么过激、失礼的事情呢。

华青霖闻言,心不甘情不愿的白华瑶一眼:“谢了!”

华瑶礼貌的点头微笑。

“瑶儿,快到你娘亲那里坐着吧。”一直在一旁坐着的王慧心,忍不住对华瑶投来了欣赏的目光。在她看来,这个在白云观待了十五年的小姑娘比华青霖看起来更加的端庄得体,只可惜,人不能十全十美,她的脸只能终日遮在面纱之下,丑陋的不敢示人。

“谢谢大娘!”华瑶应声,笑着坐到言莫愁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安抚似的点头微笑。

眼睛的余光中,她看到颜璃恶毒、嫉恨的眼光不时的投过来。

华府东侧的回廊内,华青霖搀着颜璃缓慢而行,两人皆是一脸的怒色。

“可恶的东西,早知道她今天会回来,当初我就应该溺死她!现在好了,她也不知道失了什么邪术,哄得你爹跟你大娘那么喜欢她,就连你那个四娘都对她另眼相看呢!”仿佛华瑶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让她无法忍受。

华青霖闻言,慌忙附和道:“是啊,娘亲,我一看见她就来气,你快点想想办法,赶紧把这个贱人赶出华家吧,要不然,我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颜璃不以为然的一笑,拉着女儿的手道:“你别担心,皇上已经下了圣旨了,你们的婚事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待会儿郝亲王来了,你可要好好的表现,别在他的面前失了态,给他留个好印象。”

一提到婚事,华青霖立刻就绽放了灿烂的笑容。

她马上就要成为郝亲王妃了,这可是她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他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到呢?都快正午了,是不是他不想娶我啊?”华青霖撅着嘴,满脸的担忧。

“怎么会呢?我的女儿这么漂亮,他肯定会一见倾心的。”颜璃溺爱的看着眉头皱成一团的女儿,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