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毒妇

宴会结束后,华瑶执意要求送言莫愁回住处。

言莫愁一开始极力的反对,但是却怎么也拗不过固执的女儿。

天呢!怪不得娘亲不让她来呢,原来她住的地方这么破旧,可以想象,她在白云观受苦的时候,她的娘亲也不好过。

“瑶儿,我到了,你赶紧回去吧,别为我担心。”言莫愁挡在女儿的面前,好像很怕她会进去似的。

如此的冷清,竟然连个出来迎接的丫环都没有。

“娘亲,就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华瑶索性停住脚步,不解的问道。

言莫愁迟疑了一下,勉强的笑道:“怎么会呢?还有剪儿,她今天身体不是,所以我让她回去歇息了。”

剪儿?华瑶努力的在记忆中搜索,立刻就对她有了些模模糊糊的印象,她被送到白云观前,她可不少给她冷眼。

“娘亲,既然她不在,那就让我进去伺候你睡觉吧。”言莫愁越是不想让她进去,她就越是有些好奇。

“吱呀!”门开了,简陋至极的房间完全展现在了华瑶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一张破桌子,一张破床!他们这是打发要饭的吗?”在她的记忆中,虽然她和母亲住的地方不奢华,可也没有这么寒碜。

言莫愁闻言,脸上那勉强出现的终于僵滞了,替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凄凉和沧桑。

“娘亲,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逆来顺受的华瑶了,我有能力替你遮风挡雨,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对你如此刻薄,我如果不替你出这口恶气,我就妄为你的女儿。”华瑶拉着言莫愁在桌子前坐下,关切的问道。

“是啊,三夫人,小姐现在真的很厉害,要不然的话,又怎么能让将军摆这么大的阵仗将她迎回府呢?”念芹在一旁义愤填膺的附和。

红姑则是满脸的愤怒和心痛,从小她就是言莫愁的贴身丫环,后来因为夫人的嘱托,才跟着华瑶去了白云观,所以跟她有种特殊的感情。

“三夫人,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剪儿那小蹄子刻薄你了?”红姑之前跟剪儿一起伺候言莫愁好多年,所以她很了解剪儿的为人,早在言莫愁因生下华瑶而失宠的时候,剪儿的本性就已经暴露了。

言莫愁苦笑着摇头,往事不堪回首,她根本就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古至今,失宠的妾室都会倍受冷眼和疏离,要怪就怪我的命不好,没能把你生得像你姐姐们那么漂亮,我受多少苦无所谓,只是苦了你了,生下来就受人白眼,三岁时又被送到了白云观受苦,到现在还不敢真面目示人。”一整天了,言莫愁都不曾开口去问关于她容貌的事情,唯恐上了女儿的自尊心,但是现在,她终于忍不住的痛哭失声。

好可怜的女人!她竟然把一切罪责都拦在了自己身上。对她来说,自己这些年来受的罪,多多少少的可以平复一下她内心的自责。

“娘亲,你别自责了,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瑶儿正是因为吃尽了苦头,所以才能在一夜之间变成一只浴火凤凰的。”华瑶将言莫愁抱在怀里,悉心的安抚于她。

言莫愁这才释怀,将自己这些年来受的欺凌和委屈,全都哭诉给了女儿。

漫漫长夜,华瑶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好一对恶毒的母女!她们一个阴狠的害她,一个毒辣的害她的娘亲,真可谓是臭味相投!

不行,她绝对的不能轻易放过她们!

世界上应该还没有她华瑶治不了的人吧?

翌日,黄昏时分,一抹蓝影闪入了言莫愁的别院。

不是别人,正是言莫愁这些年来的丫环,剪儿。

“三夫人,剪儿以往多有得罪,希望你能海涵!”她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言莫愁的面前。

言莫愁满脸的迷茫,自从华瑶回来到现在,她都没有再见过剪儿的影子,现在怎么又突然回来了呢?

一丝嘲讽的微笑在言莫愁的嘴角荡起,这个丫头的嘴脸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

就在华瑶归来的那天,她不是还帮着颜璃给她使夹棍夹手指的吗?

“剪儿,你这是干什么啊?”

剪儿双眼一红,挤出两滴泪水,然后颤声道:“三夫人,我想求你原谅我,之前我之所以那样对你,完全都是受了二夫人的胁迫,不得已而为之啊。”

“二夫人?她要你做什么了?”华瑶突然推门进来,将原本就胆战心惊的剪儿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没想到躲了这么多天,她还是跟她碰面了,现在看来她是已经知道她往日的恶行的了。

“说啊!”华瑶恼怒的上前钳住她的下颚。

剪儿怔了怔,亦或是有所顾忌,亦或是被华瑶的巨变吓到了。

“六小姐,我说,我全都说!”看到红姑和念芹手里拿着的夹棍,剪儿吓得浑身发抖。

剪儿这一说,足足说了一个时辰还没说完。

天呢!人间都说坏事一箩筐,她跟那个颜璃勾结所做的坏事,恐怕成千上万个箩筐都装不完吧?

“好了,够了!”华瑶越听越是气愤,“我问你,为什么二夫人要独独加害我娘亲?她到底哪里招她惹她了?”

剪儿思虑再三,终于开了口:“六小姐,其实有件事是大家都不知道,就连三夫人也被蒙在鼓里。”

“快说啊!”华瑶从剪儿的表情就已经看出,她所说的事情一定是非同小可。

“我怕你知道后会杀了我。”剪儿战战兢兢地颤声道。

贪生怕死的贱女人,倒是真会为自己铺后路,不就是想要她保证她不死吗?那好,她给她这个保证!

但是接下来,剪儿口中所说的事实,立刻就让她后悔至极。

言莫愁嫁进华家后,深得华凌峰的宠爱,不久后便怀了身孕。颜璃因为嫉妒言莫愁专宠,便买通了她院里的丫环剪儿,让她每日都在她的膳食里下一种奇特的毒药,据说服了这种药的孕妇,多半会产下怪胎。

这样看来,她华瑶还算是幸运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畸形,只是生相极丑而已。

如此害人的手段都能想得出来,这个颜璃还真不辜负她那副蛇蝎心肠。

“三夫人产下六小姐后,自然而然的失了宠,从此她在华府的地位便一落千丈。二夫人原本是想让我将六小姐溺死的,但是她却临时改变了主意,说是要留下六小姐。她以为只要有六小姐这个生相丑陋的女儿在身边,三夫人在华家才会永无出头之日。”剪儿一边讲,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华瑶的表情。

该死的!如此阴险狡诈!华瑶只觉得心中的怒火已经积压到了最高点,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去将颜璃碎尸万段。

“六小姐,其实那个相士也是二夫人花钱雇的,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灾星。二夫人说看到你一次就会反胃好几天,影响心情,所以就才想出了那个办法,将你送到了白云观。”剪儿只希望用坦白换取较轻的惩罚。

“毒妇!”华瑶终于忍无可忍的将自己手里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言莫愁一直都默默不语的在一旁痛哭,这样的事实,让她怎么能不委屈呢?

“仅仅是因为争风吃醋的话,为什么她不加害大娘和四娘呢?”华瑶故作镇定的继续问道。

好可怕的眼神,她斜着剪儿,就好像是在向她甩刀子似的,让她不由得不呼吸急促:“是因为大夫人出身高贵,二夫人有所忌惮;四夫人只是将军酒后乱性才怀了铮儿少爷的,将军从来都没有睁眼瞧过她,她根本威胁不到二娘的地位。”

华瑶蓦地冷笑出了声,笑声如此的冷凛,充满杀气。

“颜璃,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六小姐,所有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你可以放了我了吗?”剪儿仿佛只担心自己的生死。

华瑶诡异的一笑,淡淡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了你的命的,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剪儿不解的重复。

华瑶点头:“适当的时候帮我指正颜璃。”

剪儿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原来她的条件如此简单,她不假思索的点头答应了。

“在这之前,你必须听我安排,乖乖的待在我指定的地点。”华瑶仿佛早已盘算好了一切似的。

念芹跟红姑带着剪儿离开后,华瑶便伺候着言莫愁睡下了。

“娘亲,你放心,你在华家的荣耀和地位我会帮你要回来的,你受的罪我会让她们加倍偿还!”华瑶看着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的言莫愁,暗自下定决心。

做为一个曾经生活在现代上流社会的人,华瑶深知,钱和权是密不可分的,要对付那个在华家早已根深蒂固的颜璃,光靠些她使得一些小手段,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她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带着念芹和红姑到阳城的大街小巷去游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