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外门弟子

既已决定了要加入到炎阳峰,接下来,李青办理了一系列的入门手续,终于成为了八荒宗炎阳峰的一名外门弟子。一般来说,弟子在刚入门之时,都要从外门做起,且要做满五年,五年之后如果通过了考核,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柳可儿已经与他们分别,去了幽月峰。她与李青不同,她直接就成为了幽月峰的内门弟子——后台硬就是这样,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后门。

分别之时,她显得极为不舍,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她爷爷是炎阳峰长老,肯定不能随她去幽月峰了,以后她要孤伶伶一个人生活。

......

炎阳峰并不陡峭,山体看起来有点圆,呈黄色,显得浑厚而且大气。外门弟子一般住在炎阳峰的半山腰上,每个弟子都分有一间院子。院子很大,环境还不错,周围似乎没什么人。八荒宗实行精英路线,弟子数量并不多。

每个新入门的弟子都能领取到几套宗门弟子服装,以及一本入门指引手册,里面写着有宗门的基本情况、规章制度以及生活指引。另外还有一块令牌——这是弟子令牌,有了它,进出之时就不用担心受到宗门大阵的压制了。

李青进入到他的新住处里面,打量了一会儿。偌大的院子显得有些萧瑟,孤伶伶的只有一个人。他走到屋里去,愣愣坐在椅子上,感觉仿佛在梦中一般,心中生出一种孤寂之感。

他突然感觉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百无聊赖。那带路的人把他带到这里就跑了,什么也没说。柳长老又不在身边,无法问询。

他突然想起自己手头有一本入门指引,便拿了起来看。用了点时间将这本小册子通读一遍,他对本门终于算是有了些了解。

“看来要先去求取修行之法。”于是他便起身走出门去,往传功殿方向去了。

传功殿位于炎阳峰顶。李青上到峰顶之后,便又看到一片宏伟的建筑群,中间有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一座大殿,殿上写着四字:炎阳大殿。殿前有一个巨大的广场。

看起来倒是与峰下的八荒大殿相似,只是规模要小一些。

传功殿位于左边偏殿,李青很快就找到了传功殿,径直走进殿内,看到里面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那里,闭着眼,昏昏欲睡的样子。

李青走近前去施礼道:“弟子李青,见过长老。我是来求取修行之法的。”

那老者睁开眼,头也没抬,问道:“你是新来的?”

“是的。”他说着便拿出弟子令牌交给老者看。

老者随意地扫了一眼,便从身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来,扔给李青,说道:“拿回去看,看完了再来找我。”

李青心中微微有些激动,伸手接过了这本书,定睛一看,只见封面上面写着:修行的基础知识。

“这好像不是修行之法吧。”他心中嘀咕,看到老者已经闭过眼去,便不再多问,拿着书回去了。

回到了住处,他迫不及待地翻开了这本书来看。里面的内容果然是一些修炼方面的基础知识。这些东西对李青倒是非常有用的,他花了好几天时间将这本书看完,心中对于修行终于是有了清楚的认识。

世间的修行之法,大都分为炼体与炼气两种。但炼体之法世间流传较少,且大多都是比较粗糙浅显,难以修行到高深境界,因此世间不太流行炼体之法,一般是作为辅修。

在世间炼气才是修行主流。

这个世界是充满着灵气的。炼气的过程,其实就是将天地灵气吸收进入体内,然后将其转化为自身真气。

炼气的境界,分为后天与先天,各分为十重。至于后面还有没有更高深的境界,书上倒是没说。

“我以前练的紫阳拳便是属于炼体之术,只是不知道我如今的实力可以与后天几重境界相比。”他有些好奇。

......

几天之后,李青将这本书读完,又来到传功殿求书了。

老者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给他,李青拿回去一看,这本书里讲的竟是八荒宗的宗门历史与渊源。

按这本书里面所说,八荒宗的来头还真是不小。原来,上古时期,无极道祖开创道宗,在下面又分设十殿,八荒宗便是属于其中一支分殿,原名是叫八荒殿。后来,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道宗早已覆灭,而八荒殿却得以保存下来,独立成派,便是如今的八荒宗了。

可以说,八荒宗算是世间最古老的门派了,道统也是最为正统的。看到此处李青也不禁生出一种门派自豪感——原来我的门派竟然这么厉害。

他花了几天将这本书看完之后,又到传功殿去换书。老者又是拿出了一本书给他,定睛一看,封面上却是写着:基础吐纳诀。

老者说道:“等丹田生出气感之后,再来找我。”

李青不禁心中欣喜:“看来这就是修行之法了,终于拿到手了。这里的教学方式,还真的是循序渐进啊。”

他接过了这本书,开口问道:“不知气感是什么?”

老者不耐烦地说道:“你就照着上面的口诀坚持修炼,等气感出现你自然就知道是什么了。”

李青只好告退。回到了住处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按照上面修炼起来。

这基础吐纳诀其实很简单,就只需要不停地按照某种规律吐纳即可。他一下就学会了,接着练了一遍又一遍,很快一天时间便过去了,但是那所谓的气感却是根本没有出现。

“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他心中疑惑。别说是气感了,根本连一丁点感觉都没有,这让他有些怀疑。

“难道我练得不对?”他将这本书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错漏。

“还是多试几天吧。”他心中没底。

接下来一连十几天,他一直在练习这基础吐纳诀,但是依然没有练出什么效果来,便不禁有些烦闷。

他长舒一口气,站起身,走出门来散散心。

“要不然我去问问别人吧?”他心中思量。于是便走出院门,到旁边一间院子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院门开了,出现了一位身如铁塔般的壮汉。看到李青,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与疑惑,瓮声瓮气地问道:“你是谁?”

李青施礼道:“我是新来的弟子,特来拜访一下师兄。”

“哦。”他憨厚一笑,“是新来的师弟啊,进来坐吧。”

于是李青便随着他进屋里去了,两人坐着开始闲聊起来。通过交谈得知,这大汉名叫赵铁柱,进入八荒宗已经近三年了。以前他家是住在云州城的,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后来八荒宗在云州城内招收新弟子,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去参加了,结果竟然通过了初试。后来又一鼓作气通过了登天之路,这才成了炎阳峰的弟子。

李青暗道:“原来这才是通过正规途径招进来的,却不像我这样半路上被柳长老捡回来的。”

聊了一会之后,他便向赵铁柱请教:“我初来乍到,对修行之事很多都不了解,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赵铁柱笑道:“不需这么客气。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我必定知无不言。”

李青说道:“传功长老给了我一本基础吐纳诀,但是我怎么练都练不出效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哦,原来是这事啊。”他哈哈一笑,笑声爽朗,“当年我也曾为此事烦恼。你也知道,修炼的过程,其实就是将天地灵气吸收进入体内,然后将其转化为自身真气。但是人要想修炼,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要能够感应到天地灵气,这样你才能吸收它。”

“这其实算是修行路上的第一道关卡。那基础吐纳诀,作用就在于此了。只要不停要修炼这口诀,迟早有一天可以生出气感,到时便自然而然地突破这道关卡了。所以你勿需担心,坚持修炼这口诀,早则数十天,迟则数月,你就可以生出气感了。”

李青恍然大悟,抱拳感谢道:“这却是我心急了。多谢师兄教诲。”

......

闲聊了一会儿,李青便告辞了。在问清事情的缘由之后,他心中不再烦恼了,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耐心地修炼着吐纳口诀,从早到晚,勤修不缀。

终于,在一个多月之后的晚上,李青的灵台突然一阵空明,世界仿佛变得无比清晰。他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出现了一个个小光点,在轻盈地飞舞着。

“这就是灵气吧?好神奇。”他心中欣喜,尝试着吸收这些光点,但是却根本办不到。

“看来要去传功殿求取更进一步的修行法了。”他心中颇有些急不可耐。

次日清晨,李青早早便到了传功殿。那位老者依然还是坐在那里,半睡半醒。

李青走上前去施礼,告知了来意。老者睁开眼打量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可以。”说着便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书,扔给李青。

李青接过来一看,只见封面上面写着:八荒伏魔功,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