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雨打芭蕉啪啪啪……

赵菲菲近来很苦恼,她从京都逃到了青峰市,可没想到她家里还是不放过她,硬逼着她回去成婚。

可实际上她却对这种可恶的利益婚姻恨到了骨子里,她是个人,不是一件货物,既然注定要将她当做一件货物卖出去,当年又何必生她?

“呵,家族?利益?可笑!”她一杯又一杯的灌酒,虽然她对那个没有一丝人情味的家族非常不屑,可却无奈,她终究是抗衡不了家族里的决定的。

所以,她的好日子,就只剩下半年了啊。

这是一间酒吧,青峰市很寻常的酒吧,一般来说是各种孤独寂寞白领和无所事事青年的放纵之地,每夜都有亿万精兵从这里走出去攻城掠地。

今天,也不例外,在赵菲菲刚进酒吧的时候就被人瞄上了,那天仙一般的绝美脸蛋,那前凸后翘的火热身躯,几若在一进来的瞬间,就占据了所有来猎艳青年的心。

角落里几个红发绿草的杀马特小青年经过内部决议后,推选了一个红发青年出来。

红发青年脑门上有着一块贴着药棉的伤口,可此时他却很是嘚瑟,要知道上一次他也赢了。

呃,只不过上一次的结局有些惨,不仅没泡到妞,反而还住了几天院。

一想起那天的事儿红发青年眼皮就有点儿颤,对泡妞都有点阴影了,不过今天这个美女是单独来的,应该没人会出头了吧。

这般想着小青年就走过去了,端起一杯酒说道:“美丽的女士,我能否有那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呢?”

“滚!”赵菲菲一个巴掌就劈了过去,怒喝说道。

红发小青年被打的有些愣,按照剧情来说他应该要发怒的,可是,这场面,怎么有点熟悉呢?

然后他怒了,脸色阴沉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菲菲推开他,往酒吧门口走去,红发小青年冷笑,打了人就想跑?没这么好的事儿呢!

这般想着就想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酒吧外面走进了一个人,而赵菲菲正好扑倒在这个男人身上。

楚天眉头一皱,看向红发小青年,觉得有点眼熟,刚想说什么,但红发小青年却瞬间胆寒,脸色发白的率先说道:“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干了……”

“滚!”楚天眉头一皱,低喝说道,红发小青年吓了一跳,再不敢多待贼也似的溜走了。

随后楚天扶起怀中的女人,说道:“这位小姐,你喝多了?”

“呵,别跟本小姐来这一套,你们男人,全都他妈的混蛋!”赵菲菲大笑,推开楚天说道。

楚天感觉莫名其妙,本就心情不太好,让开她就想去找醉。

可这时候,赵菲菲四望一眼,好似终于回过神般,她惨笑,看到了周围那些男人看着她的赤裸裸眼神,竟突然觉得有些快意。

是啊,你们不是想把我卖了吗?哈哈,那我看你们还有没有那个脸卖我啊?

然后就看到了楚天的高大背影,隐约记得是这个男人刚刚救了她,所以黏上去再次扑倒在楚天身前说道:“帅哥,本小姐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这位小姐,你喝醉了!”楚天有些恼怒,再次扶起她说道。

“喝醉?喝醉了那不是正好,你们男人不就是把我灌醉吗,现在我把自己灌醉,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噢~~”赵菲菲朝楚天眨了个电眼,舌尖轻挑红唇,挑逗说道。

随后直接扑了上来,将自己傲人的雪峰紧紧的贴在了楚天胸身前,同时红唇前伸,想要索吻。

楚天被她弄的心头烦乱,若是一般时候他绝对会推开,要知道家里还有个小美人儿呢。

可此时,心情一片烦乱,所以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了,如今赵菲菲又这么惹火,他不禁也有点迷乱了。

突兀心头一狠,哈哈大笑起来,想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断头刀?

一把将赵菲菲揽在怀里,说道:“好,喝!”

本就在居香楼里喝的半醉,现在又是一场欢,很快就神志不清起来,和赵菲菲互揽着摇摇晃晃到了一家旅馆。

上床之后这个女人很是要强,几次都把楚天压倒在身下,可楚天表示他也不是吃干饭的,要真被你压倒了我大男人雄风何在啊?

春风压倒秋风,秋风再压倒春风,雨打芭蕉啪啪声……

一夜疯狂!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楚天脑袋一阵涨疼,对昨晚的事隐约还有些记忆,不由苦笑,那个女人也忒疯狂了把?

呃,对了,要不要给钱?

他心头有些苦恼。

可这时候赵菲菲却早已起床,穿戴整齐,看着床上的楚天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此时她隐隐有些后悔了,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了啊。

突然看到床铺上的一点初红,她更加愤怒,咬牙瞪着楚天说道:“给我滚开!”

楚天有些怒火,心想昨晚是你主动的好吧,等下老子又不是不给钱,凶个屁啊?

可,当他也看见那点初红之后,不由沉默了。

赵菲菲收好床铺后,看着楚天冷声说道:“记住了,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也从来没有见过我!”

楚天继续沉默,赵菲菲突然有些生气,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真的如此怂蛋。

“听清楚了没有?”她大喝问道,可楚天还是没吭声。

赵菲菲不由摇头,真的是失望了,虽然她很讨厌楚天,可,终究是她的第一次,多少还是有点念想的。

但却不想……

回到自己的住宅狠狠揉搓着自己的身子,好似恨不得将楚天在她身上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抹除之后,赵菲菲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青峰市警察局。

“哈哈,菲菲,你哪里去了,昨天我们青峰市出了命案你知道吗?”突然,一个高大的警察走到她身前,极为兴奋的说道。

赵菲菲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说道:“有人死了你好像很高心?”

吴海一愣,不由有些尴尬,随后沉重道:“青峰市发生了命案,是我的过错,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嫌犯捉拿归案,还死者一个公道的!”

可实则,吴海心中却别提多高兴了,大案便代表着大功,大功便代表着大好前途,若是可以的话,他还恨不得昨晚的事多来那么几次呢。

赵菲菲暗自摇头,更加不屑,突然有些愣神,不由得将楚天跟吴海对比,最后蓦然发现,楚天的沉默比吴海的故作虚伪,竟强悍了百倍不止。

“你看,这便是嫌犯照片,在我火眼金睛下,青峰市一切犯罪,都无所遁形!”吴海将一张照片递给赵菲菲,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显然是从摄像头上截取下来的,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什么?发现了嫌犯踪影?好,出警!”突然,吴海接了一个电话,瞬间激动起来,看着赵菲菲火热说道,他瞄上这个冷美人很久了,只要办下了这个案子,就不愁赵菲菲不对他刮目相看啊。

但这时,赵菲菲却完全忽视了他的话语,而只是,看着这张照片,怔然出神。

上面,赫然是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