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靠山心经

“啊,好疼,你轻点。”林清研的公寓中,楚天惨叫,不满的瞪了林清研一眼。

林清研不甘落后的反瞪回去:“让你那么张扬,疼死你!”

现在她在帮楚天用药水揉-擦后背,毕竟在华云玉石店里挨了几下刚棍,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此刻都有淤青了。

楚天幽幽:“这不是在为你出气嘛。”

“谁要你管我?”林清研傲娇说道,可实则心里是有点小开心的,在华云玉石店里说她是他的女人,在帝王玉石店里震惊四座的雄威,还有……最后的一巴掌,她表示手感还是蛮不错的嘛。

“我想睡觉了。”楚天不理会她的傲娇,看了一眼窗外,此刻月落满天,正是睡觉的大好时候。

“那你就去睡啊。”林清研装作听不懂,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天无语,突然翻身将跨坐在他背上的林清研揽入怀中,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治病了。”

林清研小脸终于红了,呸的一声,说道:“色狼,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呢。”

楚天很是正经:“想你啊。”

林清研心头愉悦,但却是不准备让楚天这么轻易就得逞的,毕竟男人嘛,就像风筝,要一放一牵才能牢牢的握在手中。

所以她说道:“今天你让我生气了,不给你治病。”

说着就像一只小兔子般一蹦一跳的欢快跳走了,后头的楚天瞠目结舌,生气也这么开心?

但却无奈,林清研要他面壁思过他总不能不从不是,躺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黑兮兮的天花板突然有点睡不着,想起白天玉石店里那个老头。

他心头一动,好像最后那个老头给了他一本黑书,本来他听到那个老者让他拜师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神棍的,但仔细一想,他连透视灵眼都有,这个世界若真再有什么玄妙,也不是不可能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拿出那本黑色典籍出来翻看,发现封面上是四个古朴沧桑的篆体大字——靠山心经!

“靠山?何谓靠山?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打开之后,便是这么一段话,也是现代人很难识别的篆体,若非他因专业的原因选修过华夏古老文字学,也不一定认得出呢。

翻阅之后楚天神色不禁正经起来,若按照这本秘籍里说的,人体内具有无穷潜力,天地间也含有莫名元气,人体可通过独特的方法吸收这些元气为己用,修出真元刺激潜力。

而将天地之间的力量与人体自身的力量相结合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不可想象!

随后,他抱着不妨一试的心态按照靠山心经里描述的功法修炼起来,而在他闭上眼睛气息逐渐平缓之后,他看不到的黑夜里,突兀有着许多肉眼难以看清的如云似雾的丝絮气体,从他富有节奏的呼吸吞吐中,缓缓进入他身体之中……

深夜,青峰市另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中,此刻灯火通明,大堂内隐隐有着哭声传来。

“哥,他们竟然敢打我,竟然敢打我,我不活了啊!”刘芸此刻依偎在一个高大青年的怀里,满是撒娇的哭声说道。

青年脸庞刚毅,愤怒的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精光,两侧太阳穴有点凸起的味道,两只手掌粗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此刻一边安慰他的妹妹一边冷笑道:“青峰市除了莫家之外,还没谁敢和我刘家作对的呢。且,即便是莫沫,如果敢打你的话,我也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刘芸抬起头来,刚刚还梨花带雨的脸庞上此刻却闪过一抹讥讽,说道:“若我真敢惹你的梦中情人,恐怕你打的是我吧?”

青年尴尬,随后恼怒的一瞪旁边的秦石,说道:“你给我把下午的事情说清楚!”

“他懂个屁,给我滚!”刘芸突然爆发,狠狠的一瞪秦石,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要他滚出她刘家。

本来她跟秦石交往就是看中了秦石的玉石天赋,但对他这个人,却是极为不屑的,下午在帝王玉石店里更是看出了秦石的懦弱,竟看着她被打啊。

忽然,刘芸有些怔然,这么一想,那个叫楚天的,好像还更男人呢?

秦石喏喏,不敢多言,一边退走一边还弯腰讨好,姿态要多低就有多低。

可一出刘家他的神色就不禁狰狞了起来,眼中闪过一股恨意,但恨的却不是刘家兄妹,而是楚天。

要不是因为楚天,他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啊?

“楚天,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他咬牙低吼。

刘家别墅中,看到秦石退走后,刘辰收回不屑的眼神,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说道:“你放心,那个叫楚天的,活不过明天!”

清晨,林清研的公寓中,楚天满满的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说道:“果然是神棍,还是睡觉吧。”

可睁开眼眸之后,他身子却忽然一颤,从他闭眼到睁眼,他只感觉是一刹那,甚至绝不超过半分钟,可是现在,竟然天亮了!

随后好似想起什么一般,他连忙按照靠山心经中的说法内视,果然,在他的小腹之下,竟然有了一个莫名的空间。

那是道家之中的丹田,俗称气海,而此刻,在那气海之上,竟赫然有着一丝云雾飘渺!

楚天突然朝旁边的墙壁轰出一拳,顿时大惊,随后狂喜,那雪白墙壁之上,竟隐隐现出了一个拳印,而他的拳头,却并无多少酸痛之感!

这在以前想来,是不可思议的!

心头有些激动,想起那个老者临走时说的浮仙会馆,他决定去拜师了!

但等他满怀欣喜的到了扶仙会馆的时候,却被会馆保安拦了下来,一番打听后得知那个老者竟然在昨天下午就走了,好似是去访友,并不在家。

楚天有些失望,可看着面相憨厚的保安,却突然笑道:“如果老先生回来了的话还请告知一声。”

随后递了一千块钱上去,如今的他好歹也算有钱人了,青峰赌石会的那块祖母绿由于贾老随意一切被切坏,至今都放在奇石阁修补,可论价值,绝对不低于五百万。

昨天从帝王玉石店赢的一千万,虽然是借用华云玉石店的名号,但莫沫也直接划给他了,所以以往只能吃泡面的穷小子,现在也是一跃挤进了青峰市的有钱人层次啊。

所以,这一千换那位老先生的消息,也就无所谓了。

扶仙会馆的保安,山猛,咧出一嘴大白牙,憨笑说道:“一定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