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嫁祸杀人!

楚天酒劲瞬间就醒了大半,因为他认出,那为首的人,正是昨天来华云玉石店闹事的那个凶残大汉!

“楚天,你好日子到头了!”那个大汉冷笑,此刻是傍晚时分,天色晦暗街上没什么人,所以为首大汉也不掩饰了,直接凶残的朝楚天走来说道。

楚天下意识退后两步,可却忽然又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的脸色不由阴沉了起来,秦石这一次,好大的阵仗啊!

但却没有多慌,虽然昨天的时候自己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此时,他实力何止提升一大截?

正好他也想鉴定一下自己实力到了什么程度,所以此刻冷笑说道:“都一起上吧!”

为首大汉一愣,显然是被楚天的大胆给吓到了,但马上就更加凶残了起来,朝两旁吩咐说道:“上!”

楚天没有坐以待毙,事实上早在这些大汉出现之时他就眯紧了双眼,暗中动用了灵眼之力,在他们眼中快若疾风的速度,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找准一人直接冲去,一拳轰中了那人的下巴同时另一只手夺取了他的钢棍。

此时其他人冲来,他哈哈大笑不退不躲,气海之内昨夜他刚修出来的真元运转到手上,钢棍扫过竟直接把那些大汉的武器给打飞了。

那些人忍不住惊骇退后,刚刚楚天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速度以及力量吓到他们了,至今手头都是发颤啊。

“找死!”为首大汉一怒,拿着砍刀朝着楚天劈来。

楚天不屑,在灵眼奥妙下为首大汉的刀至少放慢了一倍不止,他有着足够的时间来反应。

稍稍退后半步,他没有挡,而是直接一棍朝着那个大汉的腰部扫去。

大吼一声,说道:“一个字,滚!”

刹那间,他后发先至,手中的棍竟然比为首大汉的刀还更快的到达了对手的身上,将那个大汉扫飞了。

一分钟前还气势汹汹的为首大汉等人,此刻,一片狼藉!

将那些人喝退之后楚天扔掉钢棒,不屑一顾,心头对那个老者更加疑惑了,他才修炼一天就变得这么强,那那个老者,又该有多强?

可就在此时,正当楚天以为危机解除放松下来的时候,忽然,他全身寒毛,瞬间耸立!

楚天心脏一阵猛缩,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般,一股恐怖的死亡感觉占据了他全部的身心。

几若是下意识,甚至都没有经过脑海中的神经反射,他的身子就先他的反应猛地往旁边的一个巷子冲去,一个翻滚就到了巷子中。

而等他掩蔽好身躯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他刚刚所站地方的正前方半米处的地面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弹痕!

楚天脸色很是难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此刻这个情况不用质疑,他,被人狙击了!

望向巷子的墙壁,透视灵眼全力运转,他咬牙,眼中突兀浮现一抹血丝,其实他的透视灵眼是有极限的,例如昨天一眼看透五十六块原石,就差不多到了极限了。而据他研究这种极限应该跟使用时间与透视密度和层数有关。

现在他一天应该能透视五分钟时间,而密度也不能太强,超过五堵墙就有些模糊了。

此刻,在他全力运转之下,大约穿越了七堵墙且隔了至少两百米距离,终于找到了那个狙击手!

收回视线后他感觉眼睛一阵的胀痛,体力竟也有着消耗过度的倾向,不由大口喘气起来。

随后苦笑,看来他这个异能缺陷也很多啊。

不过与好处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了,他沉吟了一会儿,觉得这不像是秦石的手段,要是那个混蛋真的如此果断的话,他反倒是要高看一眼了。

那个狙击手,应该是……刘家请来的!

可不管是谁派来的,总是要解决的,小心的再次动用灵眼查看了一下周围地形,他捡了一根钢棒七拐八弯之后从另一条路出了巷子,朝着狙击手待的高楼走去。

此时,那个狙击手有些烦躁,本来身为狙击手是不该有这种心态的,可是,刚刚,他那一枪,空了!

本来以为是手到擒来的猎物,没想到竟被躲过一枪,甚至直到此时还没有发现目标的踪影,这让他脸色很是不好看。

可,就在此时,他忽然色变,瞬间转身,从腰间抽出手枪想朝后射击。

但却已经晚了,楚天一个钢棒横扫,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那个狙击手扫出五六米远。

随后,楚天捡起那个狙击手的手枪,冷笑的对准他,说道:“说,谁派你来的?”

身为私人豢养的死士自然不可能这么听话,一眼瞄准了楼道方向,可忽然楚天又是一棒扫来,打中他的腹部将他的脸色都打绿了,终于失去了反抗之力。

“说不说?”楚天此时的神色有些狰狞,毕竟谁被一把狙击枪对着都绝不可能保持平静,现在还没失去理智送这个狙击手归西就很不错了。

狙击手大口喘气,不过却依旧是冷笑,他可不信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敢杀他,最严重的后果也不就是进局子嘛,他相信以他主子的能力是能够把他弄出来的。

但就在此时,那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再度浮现在楚天心中,他不禁大骇,猛的朝一旁扑出,可是他却忘了他的身前还有个狙击手,所以他虽然躲过了身后射来的子弹,可那个狙击手,却瞬间殒命!

楚天骇然,猛地回头看去,由于灵眼的关系他可看清,不远处另一座高楼之巅,一个冷厉的中年男子收了狙击枪,可却在离去之前朝着他做了一个割喉的狠辣动作。

他一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不过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心头悚然无比,这是一箭双雕啊!

猛的朝第一个狙击手看去,此刻那人瞳孔瞪大恐怕到最后一刻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死吧?可楚天却是清楚,若是那一枪能杀了他自然是极好的,可若杀不了他,那么……嫁祸杀人,他也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楚天有些失神,虽然这个狙击手不是他杀的,可若说出去,谁会信?

听到楼道那边有脚步声传来,他瞬间醒悟过来,小心避过了所有人出了这间大楼,可却还是有些浑浑噩噩,举目苍茫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最后,他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间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