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赌一场

“呃?”楚天和林清研对视一眼,皆感觉有些古怪,林清研带有一丝戒备的说道:“刚刚多谢老先生了,今天老先生在我华云玉石店里的消费一律八折。”

白衣白发白须的老头一愣,但人老成精的他瞬间也就知道楚天跟林清研的意思了,看看自己这身打扮,若说的好听点叫做仙风道骨,可若说的不好听点,那就是江湖骗子了。

他有点生气,直接甩出一本黑色书本模样的东西给楚天,说道:“若你哪天想通了可来扶仙会馆找我。”

“那些人应该是秦石派来的吧?”等老者走了之后,楚天忽然看向林清研,说道。

林清研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想揭过此事,毕竟这是她的事情,她不想牵累楚天。

可却看到楚天那不容置疑的坚定眼神,不由苦笑说道:“应该是了,秦石是帝王玉石店的首席鉴定师,而帝王玉石店的背后东家跟沫姐是死对头,那天我们在青峰赌石会上落了他面子,估计这才来找茬的。”

“不过这些事由我来处理就好,现在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可是忽然林清研又脸色一沉,对着楚天说道。

楚天哈哈大笑,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本就搭在林清研一边香肩上的右手用力了一分,好似要将她拥入怀一般,他冷笑说道:“欺负了我的女人还想逍遥自在?没这个道理!”

林清研白嫩的脸蛋儿闪过一抹红晕,瞪着他愠怒道:“谁是你的女人?”

帝王玉石店大堂,楚天先是四处看了一眼,都是青峰市一等一的玉石店,这里的布置与华云玉石店相差无几。而身为玉石店,除了专卖玉石外,自然也会设立最刺激的赌石专供场。

当然,档次就没青峰赌石会那么高了,最高也不过十万一块的原石,且楚天一眼扫过之后,不由冷笑,这里原石五十六块,可里面有翡翠玉石的才不过三块,还真是坑到家了啊。

“楚天,你想干什么?”刚刚才派人到华云玉石店砸场子,现在楚天和林清研就上门了,秦石自然坐不住,赶过来脸色阴沉的瞪着他说道。

而他未曾发现的是,若是以往当林清研与其他人一起出现,哪怕是与莫沫一起出现的时候,他第一个注意到的都是林清研。

可此时,他却率先叫出口的是楚天的名字了,可想而知如今他对楚天的忌惮恐惧之深。

“哈哈,想干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说我想干什么?”楚天大笑,秦石低沉着声音不想把事搞大,可他却偏偏要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看到大堂其他人都注意了他这里之后,他直接说道:“秦石,上一次赌石还不尽兴,今天可敢和我再来一次?”

四周顾客有些兴奋了,赌石一向是最精彩最热闹的事,他们岂有不关注之理?

秦石脸色阴沉了,可这里是他的主场,他又身为青峰玉石界一等一的鉴定师,绝不可能不应战的。

他心里安慰上一次楚天一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否则是绝对赌不过他的。

所以冷笑道:“你想怎么赌?”

“很简单,你们这里原石五十六,我任挑三块,若三块都能开出玉石你们不仅白送,还倒贴我华云玉石店一千万!当然若是只要有一块没开出玉石,那我华云玉石店,也赔你们一千万赌注。”

“你,敢不敢赌?”楚天身形本就比秦石高,此刻居高临下俯瞰着他,没有动手只凭着强大的气势就将他压的不住后退。

秦石脸色有些白了,一千万,这可不是小钱,即便他的身家也不过如此。但,楚天却又直接了当的说出两个玉石店的名字,这就说明了,他不是想跟他一个人赌,而是想跟帝王玉石店赌!

这,可就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

“赌了,我帝王玉石店,还没怕过谁呢!”就在此时,秦石身后传来一个刻薄的冷笑声,却是秦石的女朋友,也是帝王玉石店的大小姐,刘芸来了。

“好,很好,等下希望你们不要哭的太难看哦。”楚天一笑,开始挑选原石了,一般来说赌石一定要千挑万选,选中一块最有可能开出玉石的原石才行,这个过程很长,甚至选个几天几夜的都有。

可,楚天却好似走马观花一般,手指点点,好似是开玩笑,这边点点那边转转,不到五分钟就选出了他所要的三块原石。

秦石与刘芸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这是在活生生的抽他们的脸啊!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还是楚天刻意放慢了速度的结果,不然半分钟不到就可以选出来。

最后切割,自然不会用帝王玉石店的切割师,与楚天心有灵犀的林清研亲自上场。

然后,第一块,绿了!

第二块,绿了!

第三块,自然还是绿!

这个结果一出来,四周哗然,皆在感叹楚天的厉害,但刘芸却还是能撑得住场面的,大笑说道:“不就是一千万吗,本小姐出的起,也就当打发叫花子了!”

可是这时,楚天朝四周越聚越多的顾客拱手,朗声说道:“诸位,你们可以不用再赌了,我楚天以我个人名义向你们保证,剩下五十三块原石,全都是真正的石头,绝不可能再开出一抹绿的!”

四周顾客错愕,本看到楚天如此威风也想去试试手的人瞬间收了心,别的不说光是这连开三块玉石的眼界,就绝对能让他们信服。

这下刘芸的脸色彻底铁青了下来,若只是一千万对她来说的确没什么,可楚天这句话,却是把他们帝王玉石店的招牌给砸了啊!

这时楚天走过来,直接一巴掌将本就被他刚刚的神威吓到了的秦石拍翻在地,他冰冷的说道:“以后,若再敢对清研不利,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秦石畏畏缩缩,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刘芸脸色涨的通红,咬牙瞪着楚天说道:“你很好,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可就在这时楚天看她一眼,刘芸心中一颤,不由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显然也是对他怕了。

但楚天却是摇头说道:“不要逼我打女人!”

刘芸松了口气,竟然有点庆幸楚天的大男子主义。

可忽然,一个响脆的巴掌声响起,林清研这时已走到楚天身边,看着刘芸这张刻薄脸庞就厌恶,悠悠说道:“他不打,我打!”

“啊,我一定要杀了你!”刘芸彻底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