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帮你治病吧

铁门被锁楚天和林清研也无奈,只嘚退回宿舍,察觉到林清研脸上的古怪神色之后,楚天不由尴尬,可打张恒的电话也不通,他只能怒骂说道:“明天我一定会教训他一顿!”

看到林清研还没反应,他不由弱弱的说道:“要不今晚你睡我的床我睡张恒的床?”

林清研继续不说话,楚天咬牙了:“要不我去别的宿舍挤一下?”

林清研无语:“你咋不说背着我从二楼跳下去呢?”

楚天一想:“对噢,应该不会死人的。”

林清研脸黑,笑骂一句:“你还真信啊?”

她也有些无奈,可遇到这么坑的人也没办法,况且……其实她心底深处并不排斥楚天的,毕竟有过昨晚的疯狂。

没要求他换寝室,昨晚那种情况这个家伙都没禽兽,此时自然更是不可能禽兽的。

可关了灯之后,却多少有些不自在,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一个异性共处一室呢。

不由聊天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感情上了,林清研说她跟秦石的事,楚天说他跟李琳的事,结果都是被抛弃之人。

沉默许久之后,林清研想起了楚天的心理病,脑海中忽然浮现中昨晚楚天站在她身前,为她挡住一切灾与难的场景。

她眼眸一闪,忽然说道:“我来帮你治病吧?”

嘭的一声响,下铺的楚天摔地上了。

说干就干,楚天有些为难,林清研说完那句话后也有些为难,突然如昨晚般抱住楚天,黑暗中小声问道:“你有感觉没有?”

楚天虽然有美人在怀,心脏砰砰跳,可有时越是刻意去想就越是没反应啊。

林清研沉默,但到底还是商界女强人,足智多谋,转眼便想到一个极好的办法。

她素手轻挪,穿过楚天的皮带,可却转即就抽了出来,推开楚天嫩如水的小脸通红,啐声道:“流氓!”

楚天眨眨眼睛,有些无辜,心说这谁才是流氓呢。

第一步骤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了,而第二步就是,呃,就是让楚天逐步适应女人的身体了。

一想至此林清研有些犹疑了,在昨夜之前她是多么清纯的女生,可现在……

但转念一想,昨晚比之现在还疯狂呢,现在只是让他看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心下一狠,褪下了衬衣。

楚天有些不淡定了,只见在月光的映衬下眼前的这个美女是那般的迷蒙而又玄妙,虽然还有着内衣的相隔可却依旧让他心潮澎湃。

林清研讶异,问道:“怎么样?”

楚天尴尬,总不能说自己越来越强吧?

林清研沉默,她知道这方面对于男人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打击,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楚天挡在自己身前的高大场景。

所以她走上前去轻轻的抱住了他,腻声腻气的说道:“第一次在男生寝室过夜,我有点怕。”

楚天一愣,古怪说道:“你不怕我?”

林清研挑眉:“都这样了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

楚天泪流满面,二话不说扛起小美人儿就上床啊。

经过这事儿之后楚天和林清研的关系更加亲密了,而林清研也琢磨着一定要帮楚天治好这个病。

得知楚天是大四学生,现在正在找工作,所以她就把楚天招到华云玉石店了,别的不说就凭那个头和身手,做个小保安是绰绰有余的嘛。

也不安排职员宿舍了,晚上就住自己家……唔,那样更好治病嘛。

当然,林清研自是不可能真要楚天做保安的,在开出那块罕见的祖母绿之后楚天的名声可谓是震撼了青峰玉石界,就连华云玉石店的幕后老板莫沫都点名要关注他,甚至奇石阁的人听说也在打探楚天的事。

但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之后,林清研发现,这货对玉石完全就是一窍不通,她眼神不由有些怪异了,那天,那块祖母绿,真的是这家伙开出来的?

华云玉石店中,今天楚天初上班,西装笔挺人模狗样,高大的身躯一经打扮倒也算得上风流倜傥。

当然,在林清研面前是面对不能说风流二字的,否则他觉得那个女人恐怕会直接毙了他。

他在大厅中游览,在得知自己真的有异能之后他确定自己要往玉石行业发展了,所以正在努力的学习关于玉石的事。

今天是黄金周最后一天,店里的人并不多,楚天虽然不是保安,但由于心里的大男人主义,自然也会执行保安的义务,毕竟这是林清研的场子。

在他看来这些顾客都是普通的人,除了一个,即便是大热天也身着一件白色长袍,同样也白发白须的老头。

他目光一闪,在那个老头的身上多瞄了几眼,也不在意,继续学着玉石的知识。

可就在此时,华云玉石店的门口却突然闯进来五六个彪悍的大汉,为首一人一进来就大吼道:“老板呢?老板给我出来,竟敢卖老子假货!”

林清研第一时间就接过他手中的一枚玉石戒指,可却不过一眼就摇头说道:“这不是我们店里的玉石,阁下恐怕是记错地方了。”

那个大汉冷笑,他是秦石找来的人,自然知道这玉石是不是真的,一把将那枚戒指拍碎,毁尸灭迹大怒说道:“我说是,那就是!”

随后招呼他身后的人:“来啊,把这间店给我砸了!”

林清研神情有些冷了,这样的局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楚天冷笑一声,早在这群人进来的时候他就看出不妥了,此刻将林清研护到身后,大怒道:“你们敢?”

不过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虽然他的身手是不错,也有着灵眼的帮助,可终归还是太稚嫩了,要知道眼前的这些人可不是那些杀马特小混混,每个人手里头都是沾过血的啊。

且也有备而来,每个人手里都有钢铁长棍,虽然也被他挑翻了两个,可也挨了几棍,身形一软无力再战,只能勉强将林清研护在身下了。

“哼,青峰市,看来是越来越乱了。”玉石店的激战将所有的顾客都吓走,即便是店里的服务员都躲在角落身躯颤抖不止,可那个一开始就给楚天古怪感觉的老者,却至始至终都不慌不忙。

看到数棍朝着楚天后背敲下,他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冷光,大袖挥出,刹那间那几个彪悍大汉就恍若遭遇了一阵大风一般,被卷出了玉石店的范畴。

将那些人吓走之后,楚天在林清研的搀扶下勉强朝那个老者道谢。

老者点点头,可忽然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快若鬼魅般来到楚天的身前,在他两肩以及胸前腰下拍了几下。

突然笑了,高大老者比之此时受伤佝偻着的楚天高了几分,此刻居高临下的傲然说道:“你可愿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