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往事不堪回首

当然,这是不现实的,因此林大美女只是脸红的瞪了楚天一眼就不管了。

在赌石会上楚天的确没说谎,他目前的确在青峰大学读书,也读的是没啥前途的地质勘测专业。

楚天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而孤儿院的孩子,也从没弱者的,要想不被人打,就必须嘚打人。

当林清研得知了楚天的身世之后,不由有些同情,但楚天却无所谓,反而还郑重的警告她,要当他是朋友,就别同情他!

林清研无语,虽然现在是十一黄金周,华云玉石店里的生意很忙,但莫沫却知道她的境况,给她放了几天假,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正巧楚天这时候也要回学校了,林清研一想,反正自己无事,还不如跟他去大学里逛逛,清净一下心灵。

青峰大学门口,楚天从林清研的卡罗拉里面钻出来,随后又如一个绅士般打开驾驶座的门,准备迎接他的公主。

可忽然一转身,却撞到一个人。

“哎哟,你眼瞎了啊走路不长眼睛?”那个女生被楚天撞的倒退了两步,不由愤怒的大骂道。

但忽然看清楚天的面容,不由一怔,随后冷笑了:“哟,原来是楚天啊,我还以为是谁没长眼睛呢。”

“我说呢,难怪啊,楚天,我看你是故意的吧,莫非还想来招惹我的小琳琳?”她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目光有些玩味了,看着楚天一脸不屑的说道。

楚天脸色一沉,有些不好看了。

“怎么了楚天?”身后林清研讶异,在她的印象中楚天不是这样骂不还口的人啊。

“呵呵,难怪敢这么肆无忌惮,原来是傍上富婆了啊。”李琳看见楚天旁边的林清研,被她那清丽的容颜亮瞎了眼,再看到旁边这辆很明显价值不低的卡罗拉,心中不由一阵腻味,讥笑说道。

王波眼中玩味更甚,但看向林清研的眼中却不由闪过一丝火热,不过此时在李琳的面前却自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

林清研眉头一皱,虽然外表清纯天真,可混迹商场多年,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

她目光一闪,看着楚天暗中紧握的双拳和黑的跟锅底一样的侧脸,不由轻笑,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隐约猜出楚天跟这个女生的关系,她突然藕臂轻抬,挽住了楚天的手臂,温和的朝李琳和王波看去,淡淡说道:“你好,你有事吗?”

李琳和王波脸色瞬间就僵滞起来了,看到林清研跟楚天亲密无间的挽手,心头非常不自在,刚刚的打趣本来只是讥讽,因为他们不认为楚天能有这么好的本事泡到这么好的妞,可现在,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这位同学,我劝你还是认清点人好,别什么人都信,要知道这个社会骗钱骗色的男人很多。”王波看着林清研阴冷说道。

李琳也是冷笑,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然后若有玩味的说道:“是啊,想当初我也差点被他骗了呢,只不过,他这个阳-痿男行吗?”

阳-痿男?林清研错愕,这是说的楚天?

她脸色有些古怪了,因为昨晚两人那么火热的拥吻她自是感受到了楚天的感受的,一想至此她不禁有些脸红,可却是上上下下打量了李琳一眼,最后好心提醒她说道:“同学,到底是他不行,还是你不行啊?”

李琳脸色变了,本来她看到林清研的无双容颜就有点自卑,现在突然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有些疯狂了,狰狞的怒瞪着林清研大吼起来:“你说谁不行?”

“好了,李琳,你自己的事自己知道,现在,给我滚!”此时一直安静的楚天忽然怒喝,李琳心头一颤,竟是被吓到了,随后想起那些事,她竟有点不敢直视楚天的目光,只嘚快速远去。

她的男朋友王波也是愣了,不知道她跟楚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却瞬间脸色铁青,追着李琳走了。

而直到此时,林清研才忽然沉默了下来,看向楚天,本来她并不是一个寻根究底的人,可从昨天到现在,楚天却一直护在她的身前,不管是秦石还是那群混混,甚至即便是昨晚那等情形,都一直在为她着想。

所以当走到一个无人处的时候,她忽然严厉的看着楚天说道:“到底怎么了?”

楚天一愣,脸色有些不自然,但其实事情很简单,当初在他和李琳开了房快要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意外得知李琳背叛了他,所以自然什么念想都没了,李琳也因此恼羞成怒到处宣传他不行。

可毕竟是被自己的女人背叛,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所以他耸了耸肩,苦笑说道:“就像她说的,不行咯。”

林清研一愣,下意识的问道:“那昨晚?”

楚天心头一动,看着她今天的这身清凉装扮,想起昨晚的事,心中不禁摇曳起来了,最后无辜的眨眨眼,只能无奈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时候没问题,可就是跟李琳开房的时候,一看到她的身体……就那啥了嘛……”

林清研脸色一红,知道这个家伙肯定在想不好的事,满心慌乱,但终归是正事要紧,所以她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应该是一种心理病,就如学生平常考试的时候发挥的很好,但一到大型考试就发挥失常了,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适应,以后多交几个女朋友多来几次就好了……我有一个堂姐是心理医生,有空介绍你认识。”

“老二,给我收拾收拾,别撸了。”此时是国庆期间,四人宿舍的老大和老三都已回家,就只剩下太远的老三张恒和没家可回的他。

现在楚天带着美女回寝室了,自然要维持好形象,一脚就把张恒踢飞了。

“嘿嘿,你以为哥是你啊,只能靠手?”张恒关掉游戏,嬉皮笑脸的说道。

可忽然瞥到楚天身后的林清研,顿时大惊,随后有些坐立不安了,平时自命寝室第一厚的脸皮此刻都挂不住了呢。

天啊撸,要知道他可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啊!

连忙把楚天拉到墙角,威胁说道:“好啊你,偷偷交了女朋友不告诉兄弟是吧?说,怎么惩罚你?”

楚天弱弱说道:“只是普通的朋友。”

张恒丢给他一个“不用解释,我懂”的眼神,楚天苦笑,可这事儿真没法解释,就由得他去了,况且……其实他还真挺享受这种被误会的感觉呢。

“哈哈,老四,今晚哥要去约会,寝室就归你了,只要不把哥的游戏和电影删掉,任你闹翻天哥也不管啊。”张恒朝着楚天挤眉弄眼,得意笑道。

楚天脸黑,这货还真是欠抽了吧?

“什么电影,我能不能看?”这时安静打量宿舍的林清研,忽然插嘴说道。

楚天和张恒一个激灵,不约而同的大声说道:“不能……哦不,没有电影!”

林清研无语,娇嗔的瞪了楚天一眼。

本来以为张恒这货只是说说的,可却不想临到晚上却真的走了,只留下楚天和林清研两人。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自然有点不太好,所以楚天就准备送林清研出校。

可还没等走出楼道呢,就看到下面堵了一大群人,一阵怒骂声淅沥传来。

隐约好像是……谁把大铁门从外面锁了?

楚天瞬间震惊了,二哥,你是我亲哥啊!